術數縱橫

風水先生 命理王 地理玄空掌派 香港上海印書館 瑞成書局 武陵出版社

 
標題: 《壬学琐记》-摘录
妙德天成
區版主--上校
Rank: 7Rank: 7Rank: 7
站長



卓越徽章 榮譽徽章 公益徽章 英勇徽章 長期服務徽章 大紫荊徽章 貢獻徽章 民族英雄徽章
UID 4672
精華 12
積分 502
帖子 381
威望 10 級
現金 93153 美元
存款 185829055 美元
閱讀權限 100
註冊 2004-2-8
狀態 該用戶目前離線中
發表於 2004-2-27 09:15 PM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壬学琐记》-摘录

清 程树勋撰《壬学琐记》-摘录
月将即是太阳,以太阳加正时,顺布十二宫,则与天上星宿所临方位相符,故阴阳动尽天人感应。
唐朝王远知引其师陶弘景之言曰:“六壬精髓,其一为月将,天上太阳随月而异宫,其光普照四方,故万事皆见。月将不误,然后凡事不误。”此语最为明显。
宋人邵彦和论次客曰:“古次客之法,因数人同时来占,乃用前五后三,换将不换时之例,试之每不验。盖烛照祸福,全赖太阳之光明,故以正将正时为最,其次则换时不换将耳。余则不换将,亦不换时,惟以各人年命为主,课虽同而理则异。区别悬殊,十不失一。”是亦月将即太阳之明证。
乃《银河棹》则曰:“错认日躔为月将”,而张松源之注,又惑于俗本奇门超神接气之法,以交接之后,据河图生成数而交月将,殊属无谓。
交月将之法,古书间有异同,然总在中气之后,或一日二日,或三日五日不等。故人所用者硭a,每年二十四气匀派,而太阳行度有盈缩,未必恰于交中气之日时过宫。况其过宫,又限定于某宿某度,是以有一日二日、三日五日之殊。今时宪书则以定气为主,故太阳即于交中气日时过宫,便换月将,此正合天之妙。张松源之注《银河棹》以月将并非太阳,宜其另生一法而交月将。及陈耕山作《三才发秘》,误解“步戌成岁”一语,以为正月太阳在戌宫,更可笑也。
“月将不误,然后凡事不误。”此至言也。乃《指南-占验》尝有误用月将而大事仍验者何也?盖无心之错,机即随之,故能符合相应。若有意标奇示异,恐未必然也。
《银河棹》有两种,一种不言遁干,不知谁人所辑,乃杂采诸书而成,为书六卷,惜选择不精,又多讹错。一种专用遁干,七言诗仅十六句,又择以四言数十句,以为出于姚广孝。宁波张松源详注焉。松源自序云:“姚少师得此书而藏之内府,正统中土木之变,蓉城孙南华先生于燕台曾门室中得之,未有师传也,后从史道邻兵宪于安庆,始遇异人指授,遂精其学。余恳求再四,仅以经文相授”,云云。按正统土木之变,距史公在安庆约为一百八十余年,窃恐南华先生未必有此高寿。彼松源者,乌从执贽而求之哉?其用遁干,虽本《中黄经》,而又分出天地人三遁,已为节外生枝。至于月将、贵人起例,一切与他书迥异。若依此推断,则唐宋以来诸书咸不可信矣。况广孝初见成祖,怀中出太平钱五枚,并非六壬也哉!
《银河棹》以子至巳为阳,用阴贵人;午至亥为阴,用阳贵人,后有责阴神。假如例一课,戊戌日寅时戌将,明明寅是阳时,当用阴贵人,未乃作阴时,而用阳贵人丑,何也?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张氏穷矣。
起贵人法,论理当从先天后天坤上起甲。先天坤在子,故在子上起甲,顺布十干,不加魁罡,不加子所冲之午;取其干合为阳贵人。后天坤在申,故在申上起甲,逆布十干,不临魁罡,不临申所冲之寅,取其干合为阴贵人。
尝读《吴越春秋》,七月辛亥日平旦,大吉为白虎而临辛,功曹为太常而临亥,则知辛日阴贵果在午。三月甲戌日鸡鸣,青龙在酉,则有讹错。十二月戊寅日,时加日出,功曹为螣蛇而改戊,青龙在胜光而临酉,则知戊日阳贵果在丑。
《晋书·戴洋传》,十月丁亥夜半,从魁为贵人加丁,则知丁日阴贵果在酉,是皆起贵人之明证。
而《六壬元女经》其第一,系天乙所在,甲戊庚日旦大吉,夕小吉;乙己昼神后,夜传送;丙丁日旦登明,暮从魁;辛日昼胜光,夜功曹;壬癸日昼太乙,夜太冲。此书出于隋朝,厥后徐道符、凌福之、元轸、刘日新、苗公达等咸遵之,则相沿已久矣。
贵人治旦暮,或以日出为旦,用阳贵,日入为暮,用阴贵。或以卯至申时用阳贵,酉至寅时用阴贵。《六壬心镜》注云:“用昼夜长短分旦暮”,则以太阳出入为准,可知矣。


395


版 權 屬 術 數 縱 橫 所 有
頂部
術數縱橫十五週年紀念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9-6-26 03:59 AM
本論壇為免費論壇,所有言論均屬發言者個人意見,又所有人仕之商業活動,均與 術數縱橫 無關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95277 second(s), 7 queries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術數縱橫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