術數縱橫

風水先生 命理王 地理玄空掌派 香港上海印書館 瑞成書局 武陵出版社

 
標題: 真正的完整版《大六壬心镜》,按照古本打印。
CZM186
貴賓
Rank: 4Rank: 4
貴賓


英勇徽章 長期服務徽章 六週年紀念徽章 七週年紀念徽章 八週年紀念徽章 九週年紀念徽章 一週年紀念徽章 二週年紀念徽章 三週年紀念徽章 四週年紀念徽章 五週年紀念徽章 十週年紀念徽章 十一週年紀念徽章 十二週年紀念徽章
UID 2060
精華 9
積分 890
帖子 795
威望 4 級
現金 33518 美元
存款 1388888 美元
閱讀權限 50
註冊 2004-4-15
來自 江蘇蘇州
狀態 該用戶目前離線中
發表於 2004-10-21 11:58 PM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真正的完整版《大六壬心镜》,按照古本打印。

真正的完整版《大六壬心镜》,按照古本打印。


大 六 壬 心 镜
[唐] 徐道符 著
[清] 程树勋 手录



甲申年季春覓悟齋印製


前序一
《大六壬心镜》八卷,唐不欲子徐道符撰,宋元迄今,壬家奉为土臬,因其拟经作歌,用之无不验也。然世苦无全本,余求之十余年不可得。今年春,壬友吕君汉枫出写本壬书十数本示余,《心镜》其一,私心喜焉。惜转写讹误甚多,适程伟堂先生过舍纵谈壬术,亦以未观《心镜》全书为恨。自谓曾客维扬,于《通神集》集出一册,又未知有遗漏与误摘他文否。余以吕君抄本质之,程君雀跃后,即以其所集本与余校对,其本颇善,足以订正原文。然首例起九歌,非徐君之文,又《月将起例》、《十干课起例》、《天将顺逆》三歌,兹本无,未敢定为《心镜》。又《天将旦暮起例》一歌,兹载在《杂将门》之首;又《占怪•六丁歌》是他书而误采入;兵占一门,全未集入。程君语余依其序而复以臆裒辑。《序》未言及兵占,故遗漏误入不免也。余对校一过程本,郇应清注与《心镜》原本多同。余曾抄有明徐华胥子《六壬入式》一书,所引多《心镜》之注,间采其歌诀,故知之昭然者依正之;未审者应称郇注,附各条下,不分注;歌中其他书,足发明《心镜者》者,如郇注例;鄙见 则以“愚按”二字别之,俾不混原注也;至兵占门,则以《六壬兵机三十占》校之,并采其注,亦如郇注例;又后附《渡河涉水》等四歌,则是余之管见。按徐君拟经作歌,复以经自注于歌下,使后学易于诵记而易晓文义,故注中多称“经云”。其卷数篇次,悉依旧观。古书无刻本,其制如今手捲,故曰卷一、卷二,书少而卷多,若书多而卷不,恐不便于展读也。《通志》、《浙江省书目》皆称三卷,盖后人约略分卷数,不足为据,书中之讹错,十去六七,仍有者俟佼;倘吕程二君又有善本见示,则是书之福,实学者之惠也。
嘉庆十九年,岁在甲戌,孟夏二十二日郑天民校记
前序二
予少喜三式之学,以六壬切于日用,尤笃好之。奈资性钝拙拙,又未得从海内名师游,故望洋窃叹,数十年茫无端绪也。岁甲戌,予友筱轩张君盛称程伟堂先生,当世隐君子,谈壬式辄奇中,予俛筱轩介绍,得亲丰范,先生谈数,悉依事阐理,每卜一课,所见之象苟于事无所当从,不略生枝节,于切中其事之理,罔弗反覆,详究一过,一一符合。予信先生学问之深,不能不疑先生有独得之奇也。先生言壬式之书,诡僻之说,讫无一验,抑或同此一门,胪列数解,亦无所取。今年春,出手录《心镜》见示,予受而卒业,深服先生搜索之苦心,注释之确当,可谓度尽金针矣。因劝付之剞劂,以公同好。夫以先生学贯天人,令早年蜚声艺苑,功业自必烂然。然与予南北各天,何从亲质?今先生名场念绝,又久客邗江,予得时时过从,析疑问难,岂非幸耶:兹既喜《心镜》之得窥全豹,并喜先生之相指引,似有前缘也。爰为序。
嘉庆二十二年季春谷旦,
江都后学张维桢题于石蘿山房
前序三
余少时肄业于金华,伯兄屏山雅好六城,购得《指南》一书,而不能尽解。业师家寄巢先生因出《六壬通神集》,两相讨论,其书题曰“邵康节先生撰,尧都郇应清注。”实则《心镜》内杂占歌诀,不知何人手录而托名邵子焉。按郑樵《通知》所载,有《心镜歌》三卷,《心镜拾遗》一卷,《六经歌》一卷,皆为徐道符撰。据《心镜•自序》,知为诏肃宗时人,乃《唐志》又未载入,宋人凌福之称其拟经作歌,名曰《心镜》,乃假令诸例占法,以证三经,使人昭然易晓。先是,嘉祐年间,有元轸者,为仁宗占边事,明引《心镜》云:“游都量相干支畏,贼势凭凌难守持。”建炎年间,有邵彦和者,为伊妻占病,明引《心镜》云:“受气于秋何以决,妻在子兮夫立申。”今《心镜》中实皆有此歌句,则书出道符当无可疑,殆书成于唐,而盛行于宋也。曩见浙江所进书目,载有此书三卷,然则历年虽久,全部尚未遗亡。余游历苏杭,遍求肆中,渺不可得,仅于家鹏南裁定本内,见《心镜自序》一篇及各门歌诀。然支离庞杂,难以校讐,至于《集粹》、《银河棹》诸书,间杂载其杂占之歌,而其余不录。郭御青《大全》内又独采其卦象并神将之歌,而尽弃其杂占。且豕亥鲁鱼,各本皆不一而足。惟少时所见《能神集》歌与注,颇称完善,当日因习举子业,未及钞竟而罢,后伯兄远宦云南,业师又歌梁木,余则息影衡门,盘飧苜蓿。庚戌癸丑虽一再往金华,而有事系心,未遑及此。迨乙丑初冬,重往访于其家,始知此书久遭鼠损,不胜惋惜,犹幸往年予所抄者尚存别驾陈公寓内,乃于己巳年冬归而往取之,然校原书不过五分之有三耳。比年作客维扬,琣h暇日,尝胪列六壬各书,互相参考,见《心镜》措辞简要,显而易知,爰将各本中歌诀裒而抄之,因无原目,不能如旧编次,仅以意为先后,并归一册,以便诵读,尚有遗珠,当俟补也。呜呼!予之重于金华访求也,于今已八年,家居闻人有善本,辄怀饼以就抄,初不惮其寒暑也,于今或十九年,或二十三年,当其负笈从师,埙篪吹和,一帘花影,半夜书声,则已三十五年矣。韶华不再,岁月如流,因辑此书,追思曩昔,使余何以为情也?
嘉庆壬申正月念四日伟堂 程树勋 自识
注:
此余五年前裒集《心镜》而记也,今年四月,余友郑休功先生以所校《心镜》全本寄予,为之捧诵数过,既喜慰予饥渴,又喜考校精详,爰以一月之功抄毕,而仍录此记于后者,以见予之雅慕是书匪朝夕。往年求全本而不得,未免零星补凑,萧艾杂采,可笑人也。丙子夏五又记。
此抄固照郑君原本,而微不同者,亦有三焉,郑君以郇注并入式等注,汇录于歌诀之后,不混原注,此法甚善。余历不便检阅,仍分录于各歌句之下,然恐其混原注,故以圈隔之,此其一也。
郑君原本凡出郑君之意者,皆录“愚按”,今归于手录,理合改为“郑按”,至出余之一知半解,则直书贱名焉,此其二也。
行人一门,郇注与入式皆失歌中本旨,今余引《龙首经》注之,似较二书为确。兵占一门,余昔未集,今郑君以《兵机三十占》校之,并采其注予又兼采刊本中《百炼金》之注,其《不可用日章》照刊本大全增入四句,此其三也。
往年闻得某公有《心镜》一书,注释最为渊博,从其借观而竟不可,作废既得此本,可以无求于彼矣,某公之与郑君吝不吝何如也?六月初三日又书。


《大六壬心镜》目录

卷一
释课元微门……126
克贼第一 ……126
比用第二 ……126
涉害第三 ……127
遥克第四 ……127
昴星第五 ……127
别责第六 ……128
伏吟第七 ……128
返吟第八 ……129
八专第九 ……129
宗首九科门……130
元首卦 ……130
重审卦 ……130
知一卦 ……130
见机卦 ……131
蒿矢卦弹射附
虎视卦 ……131
信任卦 ……131
无依卦 ……131
帏簿不修卦 132
淫泆门 ……132
芜淫卦 ……132
泆女卦 ……132
卷二
新孕门 ……133
元胎卦 ……133

旺孕卦 ……133
德孕卦 ……133
隐匿门 ……134
三交卦 ……134
斩关卦 ……134
游子卦 ……134
闭口卦 ……135
刑德卦 ……135
乖别门 ……136
解离卦 ……136
乱首卦 ……136
无禄卦 ……136
绝嗣卦 ……136
孤辰寡宿卦 137
龙战卦 ……137
励德卦 ……137
赘婿卦 ……137
物气卦 ……138
新故卦 ……138
八迍五福卦 138
始终卦 ……139
十杂卦 ……139
甲己卦 ……139
乙庚卦 ……139
丙辛卦 ……139
丁壬卦 ……139
戊癸卦 ……140
炎上卦 ……140
曲直卦 ……140
稼穑卦 ……140
从革卦 ……140
润下卦 ……140
卷三
凶否门 ……141
九丑卦 ……141
二烦卦 ……141
天祸卦 ……142
天寇卦 ……142
天网卦 ……142
天狱卦 ……142
死奇卦 ……143
魄化卦 ……143
三阴卦 ……143
飞魂卦 ……144
丧门卦 ……144
伏殃卦 ……144
天罗地网卦 144
吉泰门 ……144
三光卦 ……144
三阳卦 ……145
三奇卦 ……145
六仪卦 ……145
富贵卦 ……145
官爵卦 ……145
高盖乘轩卦 146
斫轮卦 ……146
铸印卦 ……146
龙德卦 ……146
连珠卦 ……146
卷四
杂神门 ……147
登明亥神 ……147
河魁戌神 ……147
从魁酉神 ……147
传送申神 ……147
小吉未神 ……148
胜光午神 ……148
太乙巳神 ……148
天罡辰神 ……148
太冲卯神 ……149
功曹寅神 ……149
大吉丑神 ……149
神后子神 ……149
杂将门 ……150
贵人旦暮 ……150
天乙贵人己丑土将 150
前一螣蛇丁巳火将 151
前二朱雀丙午火将 151
前三六合乙卯木将 152
前四勾陈戊辰土将 152
前五青龙甲寅木将 153
后一天后壬子水将 153
后二太阴辛酉金将 153
后三元武癸亥水将 154
后四太常己未土将 154
后五白虎庚申金将 155
后六天空戊戌土将 155
十二天将发用日干来意诀156
十二天官杂主吉凶156
三宫时门 ……157
绛宫时 ……157
明堂时 ……158
玉堂时 ……158
斗孟 ……158
斗仲 ……158
斗季 ……158
卷五
占宅门 ……159
占家宅 ……159
占迁移入宅 159
占分宅共住 160
占宅有鬼神否160
修造门 ……160
岁月所忌……161
推月龙 ……161
黄黑道门……162
推黄道方……162
黄道所在……162
修黄道所主…162
推黑道方……162
犯黑道所主…162
禳犯黑道……163
婚姻门 ……163
求婚成否……163
择妇所居方…164
占女邪正……164
占女妍丑……165
占妇人入门后吉凶165
产育门 ……166
占母子吉凶…166
占怀孕生时…166
产迟速 ……167
辨男女……167
产妇所向吉凶方168
田蚕门 ……168
占种田 ……168
占养蚕 ……168
卷六
商贾门 ……170
占宜贩何物…170
占往何方吉…170
卖物获否……170
假借门 …… 171
假借人物…171
奴婢门 ……171
占奴婢……171
六畜门 ……172
占六畜……172
占畜病……172
占求失畜…173
官职门 ……173
求官占遂否 173
占辨文武官 174
占择日上官 174
在任逢差使 175
凶盗门 ……176
占逃亡……176
课逃时……176
占盗贼……178
占窝家……181
占疑何人为盗 182
占同居人何人为贼182
官讼门 ……183
尊卑胜负……183
忧系出狱否……183
占罪轻重 ……184
占何罪 ……185
卷七
疾病门…………186
占疾病生死……186
重详害气 ……187
病形状…………188
何魁祟…………188
又传论长生……189
占求医药 ……189
辨瘥期…………190
行人门 ……190
行人归期 ……190
不知存亡远近…192
推将军法 ……193
近出何时归……194
又来期迟速……194
定行止及水路安危194
天时门 …… 195
占天晴否 ……195
占天雨否 ……195
占水涨退 ……195
杂课门 ……196
访人见否……196
期人来会……196
在客忧家……196
主人好恶……197
客寄物可纳否197
谒贵人或有所求 197
人情虚实……198
占酒有无……198
渔猎得否……198
怪异…………199
博戏…………200
卷八
兵占门 …… 201
出军择日……201
不可用日……202
野宿安营……202
行择吉道……202
察贼所在……203
疑贼前后……203
疑有伏兵……203
抽军避寇……204
遥望人来不择善恶204
度关觇贼……204
恐贼来否……205
闻贼去未审…205
突围出处……205
今日战敌……206
欲战审刑害…206
定胜负 ……206
今附
渡河涉水……207
觅水求粮……207
藏形遁迹……207
六十花甲纳音…208

大六壬心镜序
昔轩辕黄帝,元女降斯神式,往授三篇,既获之,藏之于金柜(计二卷),后贤踵起,穿凿著述渐多。如《灵辖》、《神枢》、《连珠式》、《花瓶记》、《元女青华》、《璧玉》、《龙首》、《金匮》、《雕科》,殊途同归,术繁难究。予不揣固陋,遍求众贤奥旨,攒略为歌,释课元微,详卦名义,辨论神将性情,编次杂占,删定文理,计备格一百八十一篇,分为八卷,排门定类,条节昭然。若能明此于心,射彼吉凶如镜,故以“心镜”为号,将阅同人耳。
大唐乾符岁首,不欲子东海徐元道符自序

郑按:原本道符上有元字,疑是道符之名,道符或其字欤?然考诸书,无称徐元者,即《神定》所引亦称道符,兹未敢删,存之以俟博览之君子定焉。
伟堂按:程鹏南裁定本,明题乾元,此吕君汉枫所得之本则题乾符,一为肃宗年号,一为僖宗年号,相距一百十六年矣,乃浙江所进之本又云宋徐道符撰,殆传抄之误欤?
大六壬心镜卷一
释课元微门
克贼第一
四课之中一克下,便是初传立用神。
经云:“比言者,又谓之神次也。”郑按:注“经云”,不知出何经,今仍之下注,无此二字,亦不补。
上下相参而克贼。
郑按:六壬入式作克下,又逢贼上至。
取其贼上作初因。
经云:“上克下名曰克下,克上名曰贼。”独有一上克下,便是用神。如又有下贼上,即无取上克,便取下贼上为用也。“下克上名曰贼”六字,伟堂据《神枢经》补。郑按:因者,因初本位上神为中传,因中本位上神为末传。
比用第二
二三或四交相克。
经云:“或有二上、三上、四上克下者,或有二下、三下、四下贼上者,或二上克下,或二下贼上,三上克下,或三下贼上者,皆取今日比者为用。”
择其比者作均分
经云:“择其今日比者,阳日以阳神为比,阴日以阴神为比。集之以类兮系之以均。”
常将天日比神用,阳日用阳阴同阴。
此二句郑据入式补入。
涉害第三
或有俱比俱不比。
经云:“今日有二阴神俱比俱不比,又有二阳神俱比俱不比。”,
涉害最深为用始。
经云:“以其受克、克害日最深者用之。”
有时涉害比相似,刚看日上柔支起。
经云:“涉害复等,刚日以日上,柔日以辰上为用。”
从此即便是三传,学者求之须达理。
遥克第四
阴阳上下无相克。
一作“四课之中”
其中择取遥相贼。贼日之神为用神,弃日之克切须知。
经云:“四课一神贼今日干,今日干复克四课一神,即取贼今日之神为用,被今日所克之神勿用也”。
如无克贼于今日,被日克神方用之。
经云:“四课中无神克今日,即取今日遥克之神为用也”。
或有日克于两神,复有两神来贼日。
经云:“日遥克神,名克,神遥克日,名贼”。
看其比者用为良。
比与不比者,依前篇。
依此课之情不失。
昴星第五
四课又无遥相克,当须仰观伏昴星。刚看酉上为初用,柔视从魁何处停。
经云:“刚日仰视酉上神为用,柔日看从魁所临神为用”。
假若从魁临亥地,用神当即是登明。中末乃附日辰上,刚日先辰后日云。
经云:“刚日以辰上神为中传,日上神为末传”。
柔日先日后辰上。
经云:“柔日以日上神为中传,辰上神为末传”,
虎视如何不免惊?
别责第六
四课不全三课备。
日辰上下只有三课。
无克无遥别责例。刚日干合为初用。
刚日干合为用。
柔日支辰三合位。
柔日支三合为用。
皆以天上作初传。
干支合处神为用。
阴阳中末干中寄。
中末二传皆在日上也。
刚三柔六共九课。
辛丑、辛未各有两课,丙辰、戊午、戊辰、丁酉、辛酉各有一课。
此课先贤俱总秘。
阳日例:假令八月戊午日卯时,戊课在巳,胜光加巳为日之阳神,第一课火土无克;小吉加午为日之阴神,第二课土火无克;小吉加午为辰之阳神,第三课土火无克;传送加未为辰之阴神,第四课金土无克。四课不备,上下无克,又无遥克、遥相贼,以日干合为用。戊与癸合,癸课在丑,丑上功曹为初传,中末归于日上,是寅午午为三传。
阴日例:假令正月辛丑日申将,辛课在戌,大吉加戌为日上阳神,第一课土金无克;天罡加丑为日之阴神,第二课,土土无克;辰之阳神第三课同;小吉加辰为辰之阴神第四课,土土无克,四课不备,上下无克,又无遥克贼,当取日支三合,巳丑为支合,太乙加寅为初传,中末归于日上,即巳丑丑为三传矣。
伏吟第七 三首
伏吟之卦见相克,便以克处为用神。或视课中无克者,刚看日上柔取辰。
经云:“刚日日上神为用,柔日辰上神为用”。
迤逦刑之作中末,依此玉历识其真。
经云:“先刑后冲为传。格合《玉历》并迤逦相刑”。
若也用神当自刑,次传还与日辰并。次传刑取将为末,如此课之占有灵。次传更复自刑者,从此冲取末为真。
且如乙丑日天罡。
经云:“乙丑日用天罡加乙,下贼上为用。天罡神自刑,缘在日上,即不得言。阴值自刑,以辰上为初传,所以却来辰上将大吉,为次传,丑刑戌,河魁为末传。”,
天罡自刑将比方。
故举此日比方其类。
因何大吉将为次,刑取天魁为末场(举问)。
乙木为缘下贼上,所以次传居丑乡。余即自刑阴日上,阳日次传辰上张。
此问答解在前篇。

返吟第八
返吟课得有相克,比与涉害为用之。次传还与初神对,末将却来初上居(言来去相冲,末传在初上)。来去相冲初共末,此卦通灵决不虚。假令辛巳遇返吟,太乙加亥作初传。冲着登明为次将,末处还冲太乙言(经云:“先刑后冲以为末,不言来去相冲。但以《玉历》言。”)。返吟何课无相克?惟有阴柔六个神。六个阴柔何日是?丑未配于丁己辛(丁丑、丁未、己丑、己未、辛丑、辛未,此六日也。)。须以辰冲井栏射,受敌上头为用真(丑日冲巳,未日冲亥)。立用对冲作传将(立用神对冲,亦如上对冲法),传将所刑为末神(终是刑也)。
八专第九
八专之课号芜淫(丁未、癸丑、甲寅、己未、庚申,皆两课也),有克比并涉害深(即不取遥克)。无克须当逆顺数,数时仍复看阳阴。刚日便从阳顺数,柔日还从阴逆行。皆数三神为发用,中末日上合天心(经云:“刚日从日上顺数三神为用,阴日从二课逆寻三神为用,次传与中传俱重日上,合天意也)。有时数到日辰上,三传飞散莫重临。正月己未酉时用,此卦占之难可寻(独脚课经云:“假令正月己未日,酉时,课从酉逆数到日辰上,三传飞散,如常课之法,不可重临在日上。”*郑按,末四句入式作“有时三传叠日辰,还须飞散莫重临。假如正月己未酉,常人莫作独足吟”)。

宗首九科门
八局之列,分为九科。每科成一卦,是九科之宗首。此九卦外皆独类于枝叶也。详卦名义,六十四卦。
元首卦
四课阴阳一克下,卦名元首是初神。臣忠子孝皆从顺,忧喜因男非女人(上克下,事因男子起)。上即为尊下卑小,斯为正理悉皆真。论官先者当为胜,后到之人理不伸(上克下,利为客。争讼先起者胜,宜先诉,不宜被告)。
郑按:一上克下名“元首”,一下贼上“名始入”,一上克下又有一下贼上名“重审”,不可不细辨也。一歌云:“一位上克下,元首数为君。一位下克上,始入不忠称。”又云:“凡四课只有一上克下者,名曰元首数。凡四课只有一下克上者,为始入数。”
重审卦
下之凌上名重审(有上克下,有下贼上,当以下贼上为用),子逆臣乖弟不恭。事起女人忧稍重,防奴害主起妻从(下贼上名重审,为不顺之理。凡事不顺)。万般为事皆难顺,官病相侵恐复重。论讼对之伸理吉,先诉虚张却主凶。
知一卦
知一卦何知,阴阳比日宜。事因同灰起,婚嫁失和怡。失物邻人取,逃亡不远离。论讼和允好,为事尚狐疑。
见机卦
神有两比两不比,上天垂象见人机。涉深发用为初将,作事羁迟多有疑。忧患难消经几日,占胎伤孕妇忌当时。盗贼不过邻里起,逃亡必隐戚亲基。
蒿矢卦 弹射卦附
神遥克日名蒿矢,射我虽端当不畏。日遥克神名弹射,纵饶得中定无力(郑按:原本作“还无利。”今据《入式》改)。贵人逆转子不良,天乙顺行臣不义。家有宾来不可容,每忧口舌西南至。
虎视卦
用起昴星名虎视,秋兮在酉知生死。出入关梁日月门,举动稽留难进止(三传上内有卯酉二字,主凶)。刚日出门身不归,柔日伏匿忧难起(柔日防不测灾来)。女多淫泆问何因?此地出门难禁止。
信任卦
信任伏吟神,行人立至门。失物家内盗,逃者隐乡邻。病合难言语,占胎聋哑人。访人藏不出,行者却回轮(行人即到,如若不到,即不来也)。
无依卦
无依是返吟,逃者远追寻。合者应分散,安巢改别林。守官须易位,结友也分襟。臣子俱怀背,夫妻有外心。所为多反复,占病两般侵。
帷簿不修卦
日值八专惟两课,阴阳并杂不分明(天上一临地下二神,是谓阴阳并杂)。帷簿不修何存礼?夫妇占之总不贞。厌翳私门元武袭(天后为厌翳,六合为私门。初传乘此二将更重。见元武主淫泆也)。嫂通于叔妹淫兄。人间密事真难测,元女留经鉴此情(《元女经》云:“此卦阴阳不分,凡得此卦者,天将得元武、六合、太阴,皆主不正)。

淫泆门
芜淫卦
阴阳不备是芜淫(经云:“芜淫之卦,奸生其中。”),夫妇奸邪有外心。二女争男阳不足,两男共女只单阴。上之克下言夫过,反此诚为妇不仁。阳即不将阴处合,阴来阳处畏刑临(日为阳,为夫;辰为阴为妇)。要知起例看正月,甲子时加卯课寻。甲上天魁子传送,甲夫阳也子妻阴。甲将就子忧申克(甲将就子,为畏传送金),子近甲兮魁必侵(子是水来就甲,怕天魁土克之)。支干上神交互克,是乖和睦失调琴。妻怀内喜私情有,申子相生水合金(子上见申金生水,又三合,主妻与西南方人有情,余仿此。)
泆女卦 亦名失友,传见六合,名曰狡童
天后常为厌翳神,须知六合是私门。二将取名淫泆女,夫妻交失异情恩(日夫,支妻)。欲知男女谁淫荡,更向传中辨将论。六合即为男诱女,元武女携男子奔(初传天后,末传六合,为泆女,主女子淫荡。若初传六合,末传天后,为狡童,主狂且诱女子也。)


大六壬心镜卷二
新孕门
元胎卦
三传俱孟是元胎,五行生处主婴孩。所占百事皆新意,或卜怀胎结偶来(一作“结偶胎”。木生亥,火生寅,金生巳,水土生在申,俱孟,是五行生处应。此卦主结胎及结婚姻事也。)
旺孕卦
夫妇行年旺相神,异方三合类同群。春占有孕在何处?妻午夫年立在寅(假如春占,木旺火相,且如夫年三十七,行年立寅;妻年二十七,立午,故云旺相神。寅在东方,午在南方,寅与午为三合,故云异方三合类同群。寅午戌俱火,故云同类也。)受气于秋何以决?妻在子兮夫立申(或秋占,金旺水相,申子辰三合水局,亦是。他局仿此。)此类悉皆三合论,欲求他卦自区分。
德孕卦
德孕行年课十干,还如甲己例同攒。夫年立甲妻居己,孕即灵胎贵复安。乙将庚会丙辛合(甲合己,乙合庚,丙合辛,丁合壬,戊合癸。如夫年立庚,妻年立乙。有如此例。皆主福德之胎,大吉也),受气妻年上是端。年上有神须觅取,日月时皆递互看(假令夫年三十九岁,立甲子,甲德自处;妻年二十四岁,立己亥,己德在甲,是夫年立甲,妻年立己。又如正月甲子日巳时占,功曹为用,将得天后,次传青龙,终得天后,始终有庆。妻年立亥上,得太乙,属火,受气于功曹。正月功曹是木,受气于登明。登明是壬,受气于传送申金。法当正月壬日申时受胎。假令夫年三十九,立甲辰,妻年三十四,立己亥。日在甲,是夫年立甲,妻年立己。假令正月甲子日巳时占孕,妻年上见太乙,火生于寅,寅是正月建,属木,木生在亥;亥即壬,即是壬日,壬属水,水生在申,即是壬日申时受气。如年上见胜光,二月己日戌时见传送,四月申日亥时见从魁,五月乙日子时,此皆看妻年上神,递相传看其月日时也。生时亦是妻年上取天将决之。假令年上见登明,即五月丙日申时生,见神后,二月丁日酉时生见大吉,正月戊日戌时生,余皆仿此。)

隐匿门
三交卦
昴宿房星加日辰,太阴六合又骈臻。今日复当逢子午,三传四仲类相因(三传得子午卯酉,更见太阴,或见六合,为三交,主避匿)。三交家匿奸私客,不是自逃将避迍。螣蛇放火勾陈门,武盗虎伤曾杀人(三传俱仲为三交,四仲日以仲加用,一交;仲时,四仲加用,二交;上更雀合阴后,三交。《神定经》曰:“卯酉加日辰为一交,六合或太阴二交,用起其中为三交。”又曰:“四仲发用为一交,未临四仲为二交,传中四仲为三交。”)
斩关卦
日辰上见魁罡立(天罡河魁加日辰上者是),此卦名为是斩关。前翳神光参玉女(传中有天乙为神光,有今旬六甲为玉女),天梁地户太阴间(功曹为天梁,太阴为地户)。更有青龙并六合,勿用差人捕此奸(天魁为天关,功曹为天梁,六合为天门,此三天俱动,逃者不可寻。盖天乙神光引道,六丁玉女来扶,青龙飞腾万里,太阴地户闭形。凡占逃亡遇此卦,不能捕。此逃者之福也。六丁,甲子旬中丁卯,甲戌旬中丁丑,甲申旬中丁亥,甲午旬中丁酉,甲辰旬中丁未,甲寅旬中丁巳是也。)
游子卦
四季三传有六丁,不然天马又相拜。占身欲出名游子(传得四季,内有旬丁并天马者,为游子卦。其人若不远行,必欲逃良心。传出阳者,必欲远行;传入阴者,将欲伏藏。伟堂按:《通龟》云:“传出阳神欲远行,初未中戌之类;传入阴神欲私归,初戌中未之类。”《订讹》则云:“未戌丑为阴传,阳欲在家远出;丑戌未为阳传,阴欲在外私归。”)逃者天涯地角寻(见天马为地角卦)。乙巳午时三月课,用神小吉未为丁(乙巳是甲辰旬,小吉为用,丁未是也)。中见天魁是天马(天马正月起午,顺行六阳神),终于大吉例斯成(大吉丑并季神)。若值墓神并杀害,恐有冤家来逼刑(若今日之墓神与四杀并,即名五墓四煞卦。占主不可远行,行逢凶祸,或主病讼相缠)。
闭口卦
阳神作元武,度四是终阴(阳神者,六甲旬首;阴神者,六甲旬终,假令功曹作元武,终阴是登明。是寅之末逆数四神,故曰度四)。此名闭口卦,逃者远追寻。亡人随武匿,盗贼往终擒(捕逃在元武方,捉盗在阴神方)。顺行阳数起,逆行阴所临(天乙逆行在元武阴)。婢走求阳处,奴逃须责阴(婢走求阳元武,奴走求阴元武。婢走就奴,故求阳,是婢藏家。奴走就婢,故求阴,阴是奴藏处)。
刑德卦
刑德追亡好恶分,德在日兮刑在辰。阴德从阳阳自处,乙日逢庚访好人。辛居丙上丁壬位,癸向戊兮求见真。
甲德在甲,己德亦在甲;庚德在庚,乙德亦在庚,故云“阴得从阳,阳自处。”阳者,干合也。甲己合,乙庚合,丙辛合,丁壬合,戊癸合。六合也。甲寅日追逃好人在甲地,己日亦在甲地。
寅午戌兮刑在火,
寅刑巳,戌刑未,午自刑,皆是南方,故曰在火。
申子辰兮在木林。
申刑寅,子刑卯,辰自刑,东方木也,故曰在木林。
巳酉丑兮皆仿此,
巳刑申,酉自刑,丑刑戌,皆在西方金。亥卯未日在北方,亥自刑,子刑卯,未刑丑,故在北方。
贼盗逃亡不妄陈。或有德刑同一位,良贱皆于彼隐身。
占逃亡,君子责德,小人责刑。若遇德刑同位,良贱必皆隐身于其方也。
德若胜刑寻易获,刑如胜德捉无因。

乖别门
解离卦
解离之卦在行年,先须察地后观天。夫妻终始互相克,二月寅时卦请占。妻年立子夫年午(此先视地行年),天地盘中仔细研(神后子是妻之行年,胜光午是夫之行年)。午上功曹子传送(夫年午上见功曹,妻年子上见传送),递相残贼岂安然?本来子水先伤午(子水克午火,正克也),上有申忧午火燃(子上申金,又被夫年上午火克)。午得功曹被申克,此为终始互相煎(传送金又克午上功曹木,故主始终相残害)。金盆覆水皆斯类,玉轸音悲剧可怜。
乱首卦
日往加辰辰克日,发用当为乱首名(日为尊,辰为卑,尊就卑被卑克,故曰乱首)。臣犯君兮子害父,妻背夫兮弟犯兄。奴婢不从主委任,将军出塞愤其兵。日为尊长辰卑小,犯上之时忌此刑。正月酉时庚午日,传送初传午克庚。略举一隅须自识,余皆仿此例分明。
无禄卦
四课上神俱克下,法式严时不可论(四课上克下,即法令严加,有冤屈不得申雪)。臣子忧殃从此起,无禄如何独处尊?古人孤老谁扶持?空室无人岂得存?官门有小竟当罪,对者多应理不伸。
绝嗣卦
四课下神俱贼上,绝嗣如何保二亲?妻背夫兮奴背主,子弑父兮臣弑君。占孕常忧刑害子,定是孤茕失业人。论讼对之忌先起,却被他番难雪伸(他番者,难雪陈,先起失理也)。
孤辰寡宿卦
居天寡宿地孤辰,发用当知六甲旬。欲识空亡何宿是,甲戌旬中用酉申(如甲戌旬中,胃昴毕觜参是为寡宿,是居天也。申酉为孤辰,是在地也)。占人孤独离桑梓,财物虚无伴不亲。官位遇之宜改动,出行防盗拟侵人(一作“出行访谒无亲人”)。所闻百事皆非实,疾病遭官不害身(久病亦畏空亡也。甲戌旬中,申酉空亡,余五旬仿此)。
龙战卦
龙战元黄二八门,春生秋杀决于分(二月建卯生万物,八月建酉杀万物。卯日出门,酉日入门。但遇卯酉日占事,或用神立卯酉上,或人行年立卯酉上,即应此卦)。燕去燕来离会兆,雷收雷发见潜因(二月元鸟至,以相来;八月元鸟归,以相离。二月雷发声,龙见。八月雷收声,龙潜。此历离会隐见之兆也)。如今卯酉日占事,行年用起立斯辰。刑德两途俱合此(二月春分生万物,主德,复有杀气盗刑而榆叶落。八月秋分杀万物,主刑,复有德气盗施而蒜麦生。故云“刑德两途俱合此”),出南入北忌曹迍。行人进退心疑惑,兄弟乖张妻不亲。
励德卦
励德阴阳何以分,卯酉将为日月门。天乙此时俱上立(天乙立卯酉上是也),贵贱尊卑位各陈(尊卑以陈,贵贱位矣。阴者,是日辰之阴,乃是第二课、第四课,属卑,不可妄居贵人前,必黜退。阳者,是日辰之阳,乃是第一课、第三课,属尊,不合居贵人之后,必迁进。余者仿此)。阴立在前阳处后,大吏升迁小吏迍。庶人身宅忧移动,魂梦非安谢土神(二八月是祭社之月,故主谢土神)。
赘婿卦
赘婿日干加克辰,辰来加日制其身(今日干加克支辰,或支辰加日被克,为用卑被尊制,故不由自用也。原作“尊被卑制”,今据许本改)。如婿寄在妻家住(伟堂按:此句是日干加支,克支者),若嫁拎男适就人(伟堂按:此句是支辰加日被克者)。意欲所为全不肯,心怀不愿抑今云(郭本“今”作“勒”)。凶灾吉庆皆生内,故以天官决事因(伟堂按:原本“天官”作“天干”,今据郭本改)。
物气卦
用神与日类须详,物气分明辨否臧(立用神与日有族类)。甲乙初传水为气(甲乙日用德,用水神,为有气,木因水生故也),占者当忧父母尫(wang1)。若见木神为兄弟,同类之称事可量。如逢小吉知何类(甲乙日属木,亥卯未合日支,皆今日之族类),鹰雁妻奴及酒羊。亥猪卯兔甲乙类,旺相为生墓己伤(旺相为生物,墓则为死物是也)。
新故卦
新故阴阳不易分,刚柔异类辨斯文。刚用阳神及有气,是物装成不染尘(刚日用起阳神及有气神,加日上,主生气物及新物。用起阴神及无气神,加日上,是无气物,乃是故物,余仿此)。柔须求德加临日,乙德居庚是土因。大吉临干为死旧,天罡加日是生新(假令乙丑日是柔日,乙德在庚;金生于土,天罡小吉加日上,即生新物。大吉加日上是故旧物也)。
八迍五福卦
八迍五福详凶吉,以意推之无定神。欲别凶征吉有力(原本作“欲知凶微吉有利。”今伟堂据郭本改),不推八五是常文(又名三近四吉卦)。冲克休囚刑墓杀,恶将都看有几迍。旺相相生吉神救,又是福之多少均。福利多时灾渐退,病愈遭官理得伸(五福者,假如用起死墓气,终旺相气,为一福。子母相生,为二福。日上见螣蛇,辰上见元武,为三福。金神三杀救之为四福。癸德在戊,戊寄在丙来为今日中传,为五福也。八迍者,假如正月癸酉日午时,小吉加寅发用,春土死,用向死气,为一迍。未土临寅木,旺气所胜,为二迍。甲木墓于未,仰见丘,未土畏木俯见仇,为三迍。将得朱雀,为四迍。朱雀与刑合,为五迍。中传神后水下贼上,为六迍。又乘白虎与坟墓灾杀,并为七迍。午加癸,上乘元武凶将,下贼上为八迍也)。
始终卦
始终之卦在临时,神将相传仔细思。先吉后凶终不吉,先凶后吉庆相随。善恶等分无咎誉,首末俱臧福大奇(终来克始,吉无不利。始往克终,忧身害己。三传相生,万事尽成。忽若相克,为鬼为贼,用神生死吉凶,旺相为方来,囚死为已往)。

十杂卦
甲己合
戊己中央忌木刑,己来妻合甲欢情。六月己怀归奉戊,果实虽然熟带青(六月木死,己土旺仍归戊,故怀木胎,瓜果熟带青色也)。
乙庚合
木畏西方庚与辛,甲将乙妹合庚金。春时木旺乙归本,所以琼花开绿林(甲乙东方木,畏西方庚辛金,甲为兄,乙为妹,嫁与庚为妻,所以乙庚合,至春木旺金死之时,却还家以应。庚色白,乙怀金胎,却归东方色,所以春有白花,以杂青色之中,有金也。木青金白,所以琼花开绿林)。
丙辛合
庚辛性怯南方火,庚便将辛合丙同,秋间火死金归去.枣赤霜凝叶落红.(秋间火死仍归庚,刑杀物,叶落有火气,故叶红枣成一色带赤.)
丁壬合
南方火畏北方水,故将丁妹配于壬。夏旺丁来归应丙,桑椹熟时当紫青(夏丁火怀水胎归丙火,水黑火赤黑相杂成紫,故桑椹紫也)。
戊癸合
北方水怯中央土,癸戊亲情偶室房。立冬水旺癸还舍,土孕和凝杀草黄(立冬严寒杀草有土色,故色黄也)。
炎上卦
寅午戌为炎上卦.(火之位也.伟堂按.寅午戌为火之局,炎上为火之性,皆非位也,位字疑错).三传俱是火之名,为日象君人性急.釜鸣炉冶卜天晴,占人欲行忧口舌,妇人怀孕是男婴.(火生寅,旺午,墓戌,三传俱火,此火气之旺,主人性急).
曲直卦
曲直东方是木行,三传亥卯未相并。占人桴筏并栽木,病者因风致有萦(木生亥,旺卯,墓未,三传俱木,主木气之事,木主风也)。
稼穑卦
戊己占时用土神(戊己日,三传辰戌丑未是也),三传四季合斯名。呼为稼穑缘从土,筑室开田墓宅因。
从革卦
巳酉丑是从革卦,兵革相持位属金。改故入新多别业,病伤筋骨肺劳侵。
润下卦
立用传中申子辰,卦名润下水之因。占者多因沟涧意,不然舟楫网鱼鳞。占胎是女良非谬,疾病为殃谢水神。



大六壬心镜卷三
凶否门
九丑卦
乙戊己辛壬五日(此五干为日也),四仲相并九丑神(子午卯酉四支与五干相合,为九丑,乃乙卯、己卯、辛卯、乙酉、己酉、辛酉、戊子、壬子、戊午、壬午十日也。此十日遇大吉加在支辰上,为九丑卦)。大吉临在支辰上,值此凶灾将及人。大小二时相济会(大时,正月在卯顺行十二宫;小时,正月起卯逆行四仲),刚日男凶柔女迍。重阳害父重阴母(刚日日辰在天乙前,为重阳,主害父。柔日日辰在天乙后,为重阴,主害母),测以天官决事因(大吉与朱雀会,主官事口舌;元武主失财物,或妖淫;勾陈主斗讼;白虎主疾病死亡。皆以天官决事)。不但纳妻并嫁女,最忌游行及出军。
二烦卦
日月宿行临四仲,(日宿加仲为天烦,月宿加仲为地烦。日宿者,月将是也。月宿者,太阴度四正是也。正月室,二月奎,三月胃,四月毕,五月参,六月鬼,七月张,八月角,九月氐,十月心,十一月斗,十二月虚。每月初一日移宿起,加值奎井张翼,氐宿,皆留一日,数尽即知月宿所在也。如正月十五日之月宿,先从室数起,便知是星宿。星宿在午宫,午若加仲发用,便是地烦卦也。起月宿歌曰:“正月起室二硅游,三胃四毕五参头。六魁七张八角数,九氐十心数顺求。子牛丑虚加月宿,奎井张翼氐重留。室壁奎奎娄昴胃昴,毕觜参井井鬼柳。星张张翼翼轸角,亢氐氐房心尾箕,斗牛女虚危。”数法周而复始也),此卦名为天地烦。更被斗罡加丑未,复以兼称名杜传。男抵日兮女抵月,举事灾殃为汝言。祸散复生欢复怒,仇人和了又成冤。弦望晦朔天烦合,男犯刑伤被吏缠(弦望晦朔为四正日,男行年抵日宿,主被吏执也)。子午卯酉地烦会,女主血光有迍邅(子午卯酉四仲日,女行年抵月宿,主有血光之灾。二烦卦主盗贼,不利出行)。
天祸课
四立日占为百事,切忌干临向绝神(四立日:立春、立夏、立秋、立冬。四立前一日为四绝神,凡四立日占得今日干支,临昨日干支,为天祸课)。遇此名为天祸卦,天咎之灾四五旬(四五旬者,经云:“祸不出一节,应一百四十五日内也。”)今日立春当乙酉,昨暮冬穷是甲申。假合乙酉戌时课,乙干临甲害凌人。欲知祸患缘何起,以将推之决事因。白虎死亡元武盗,官追朱雀斗勾陈。天空凡事多欺诈,各依天将起邅迍。
天寇卦
阴阳生杀言分至,前之一日是离神(阳主生,阴主杀,春分阳气生在卯,故榆叶落。夏至阴气生在午,盗杀根本,故兰菊生萌芽,瓜麦死。秋分阴气生在酉,故麦瓜生。冬至阳气生在子,施根本,故兰菊萌芽动。此四者,名朝气,不得久立是也)。假令春分今日卯,离神昨日乃归寅。占时月宿居寅上(月宿所在,如二烦卦),详其多少悉殃人。月是积阴为杀气,离上逢之天寇迍。非但行人去遭劫,凡事经营害及身(要知心月狐在卯,危月燕在子,张月鹿在午,毕月乌在酉,遇此乃真月宿也)。
天网卦
用起并时同克日,天网四张灾祸临(经云:“天网四张,万物尽伤。”)。庚辛占值日中课(庚辛日属金,中午时属火,火克金也),火作初传午克金(用神又得火,共时克日,名天网卦。余仿此)。甲乙申时得传送,他皆仿此例须寻。问其忧事缘何发,消息天官断客心。
天狱卦
占课用神当死囚(其凶一也),仰见其丘(其凶二也)俯见仇(其凶三也)。更值斗罡加日本(其凶四也,今日生处为日本),四凶天狱是其由。正月乙酉午时课,小吉临寅故曰丘。春占土死未为墓(如春占土死,未是乙木之墓也),土畏于寅又是仇(未土被寅木克,小吉与木为仇)。乙生于亥将为本(乙木生于亥,亥是乙木之父母也),斗系当防父母忧(斗柄指亥,主父母忧)。临仲己身兄弟患(斗柄指仲,主兄弟忧),加季儿孙妻妾愁(斗柄指季,主儿孙妻妾忧。加仲是加卯也。加季是加未也。亥卯未是木之位也)。登明小吉斯为例,如火如木忌逢秋(秋木死,火囚,夏金死,水囚,冬火死,土囚,各按四季发用而推之)。行人不可此时出,百事能知则免忧。
死奇卦
天有三奇日月星,日为福德月为刑(月宿在天罡之宫而发用为死奇卦。言三光皆灵奇也。日为福德者,日出则奸盗止,鬼神藏,恶煞伏,病者愈,故为福也。月为刑者,月乃夜曜,则奸盗不止,魁神不藏,恶煞不伏,病则殃,故为刑也。星为死奇者,谓北斗也。星斗之光,不及日月之辉,故处幽暗之中,不惟奸盗为害,又是指挥之曜,生死莫不从也,故曰死奇。如加孟,主忧父母,加仲,主己身及兄弟,加季,主子孙妻妾奴仆)。星是死奇为北斗,更互加之各有灵(更互加孟仲季,假令今日丙丁,斗加寅忧父母,加午仲忧兄弟,加戌季忧妻子奴婢。寅是火生,午是火旺,戌是火墓,他皆仿此而推之是也)。加孟所生忧父母,临仲为身及兄弟。季上见之妻与子,看其臧否与谁并。(看是何奇,又加何位,即可知之)。日主旬中辰月里(死奇加日,吉凶在旬内,加辰,吉凶在月内),岁上一年之内程(加太岁吉凶在今年内也)。星月奇临主死患(星奇加,主死;月奇加,主患),其中日照免灾倾(星月二奇别主凶恶,或日辰太岁上有日奇,则星月不能为殃。盖日出则星月没故耳。日奇者,日宿也。月奇者,月宿也。所以如二烦卦)。
魄化卦
白虎西方本属金,性威刑煞忌加临(西方属金,其虫毛,毛虫虎也。金色白,主刑煞,性威猛食人也)。若与死神相会合,日辰年上见灾迍。遇此即为魂魄化,纵教无病也昏沉。二月寅时甲戌日,胜光为虎是其阴(甲上天魁,戌上胜光,是甲上之阴神)。死神正巳二归午(死神者,正月起巳,二月在午,顺行十二辰也),上怕相兼作害深(虎与死神相逼)。六月未时壬戌日,天魁为虎又加壬。六月死神来至戌,下逼行年依此寻(行年又被逼)。贼上为内下为外,阳为男子女为阴。行年若遇魁罡立,身须加害祸相侵(用在阳忧男,用在阴忧女。上克下外丧,下贼上内丧。行年在魁罡下,自身丧也)。
三阴卦
天乙逆行为不顺,元白二神居日前(为一阴也)。用终囚死又相克(立用传终并休囚死,神将又相克者,为二阴也),时贼行年凶又残,(占时克行年为三阴)。三阴任尔能行计,卦主精神入墓间。百事尽乖家业散,纵使登科位不迁(又云:“日辰见元武为一阴,日辰在天乙后为二阴,神将囚死者为三阴是也。”) 。
飞魂卦
游魂来加年日上(行年日辰),用起兼之恶将并。便是飞魂魂不定,行逢鬼祟又生惊。若问煞居何处所,顺行正月起登明.
丧门卦
丧门正月未为之(正月未,二月辰,三月丑,四月戌,五月未,六月辰,七月丑,八月戌,九月未,十月辰,十一月丑,十二月戌),四季流行逆数推。用在行年支干上,病人忧死健人衰。白虎若临凶转恶,依将言之事莫疑(但依将言之事莫疑也)。
伏殃卦
天魁常依四仲神,建寅居酉逆相寻(天鬼一名伏殃,正月酉,二月午,逆行四仲。凡主伏兵杀伤,或全家病,宜禳祷以除之)。行年日上如逢此,殃伏兵伤乱杀人。
天罗地网卦
日前一辰天罗杀,对冲名为地网神。发用行年支干上,官灾病厄是其迍(如庚日庚课申,则酉为天罗,卯为地网)。朱雀火灾白虎病,螣蛇忧梦怪惊人。

吉泰门
三光卦
用起日辰俱旺相(用神旺相为一光,日辰旺相为二光),传中复有吉神并(为三光也)。三光并立无相克,作事多欢病者轻。纵逢凶将无忧患,囚系官灾事不停。六月戊寅寅时课,三传俱旺贵人荣。
三阳卦
天乙顺行为正理(一阳),日辰有气复居前(日辰有气,在天乙前,为二阳)。立用之神兼旺相(三阳),三阳吉庆保安然。上下相生神将吉,出行有利职高迁。病解讼伸诸事吉,纵逢凶将亦无愆(郭本作“纵逢刑害亦无愆。”) 。
三奇卦
三奇发用逐旬行,两处区分共一名(一卦有两般奇,一卦有两般名)。甲午甲申神后是,寅辰二甲在登明。子戌旬中居大吉,不忌杀之并与刑(以上一段不忌刑杀)。甲日胜光乙日巳,支逆随行己丑停(甲日在午,乙日在巳,从子逆行至丑住,至丑回向未上,起庚为奇)。庚却顺流奇在未,癸尽天魁总有灵(庚日在未,顺行癸日到戌)。占值两奇皆喜悦,传内天官更要精(两奇得一即吉,一卦有两般奇,旬奇,甲午甲申旬在子,甲寅甲辰旬在亥,甲子甲戌旬在丑。干奇,甲日在午,乙日在巳,丙日在辰,丁日在卯,戊日在寅,己日在丑,庚日在未,辛日在申,壬日在酉,癸日在戌)。
六仪卦
六仪一段居旬首,甲子旬中神后为。更复子当从午配(旬仪即旬首;支仪,子日起午,丑日在巳,逆行至丑上得巳是也),逆行相配逐辰移。驱来巳日终于丑,午还居未顺求之(午日未,未日申,顺数行之)。用得此神名善卦,又须传末吉相随(凡用神将得六仪,终传神将又大吉,乃始终有庆也。支仪,子日在午,丑日在巳,寅日在辰,卯日在卯,辰日在寅,巳日在丑,午日在未,未日在申,申日在酉,酉日在戌,戌日在亥,亥日在子)。
富贵卦
天乙加来乘旺相,临在行年与日辰。发用传中吉有气,即是从前富贵人。中遇凶神近荣显,但看青龙足宝珍(末传吉将,求官显达也)。
官爵卦
印绶两般俱用见(天魁、太常悉为印绶。又云:天魁为印,太常为绶。此两般初用,但得其一,亦是吉卦,齐临甚美),四驿马因传内逢(四驿马者,太岁、月建、日辰、行年。假如二月建卯,驿马在巳,行年立子,驿马在寅是也。余仿此)。值此名为管爵卦,终吉何忧选不通(传终若得吉神将者,求官入选,迁改并通也)?
高盖乘轩卦
紫微华盖居神后(华盖星在紫微宫中,子位神后是也),天驷房星是太冲。(太冲卯宫有驷房星,又为轩车)。马则胜光正月用(胜光午为马。天马,正月午顺行六阳),六阳行处顺申同(若传中见天马、驿马者,皆吉卦)。高盖乘轩又骑马,更得龙常禄位丰(凡三传午卯子,再得天马,为高盖乘轩卦。利占功名,传中见青龙、太常,主官尊禄厚)。
斫轮卦
庚辛共处为斤斧(二金),卯木单称立作车。太冲作用来金上,断削修轮衣紫朱。传内太常并印绶,六合青龙福庆余(太冲加申金为用,名曰斫轮。断削之象也,宜占功名,忌空亡)。
铸印卦
天魁是印何为铸?临于巳丙冶之名。中有太冲车双在,铸印乘轩官爵成。传中有气将为速,复又兼之驿马并。太阴所主阴私立,天乙顺行君令明(三传巳戌卯为铸印。盖巳为炉,戌为印,卯为模范故也。传中又有太阴、六合,神将旺相相生,最宜求官,忌空亡)。
龙德卦
太岁今朝作贵人,立用还须月将神。龙德卦宜干禄位,恩赐真官贺圣君(太岁作贵人,月将发用,传终又得吉将良神,官从诏出,亦真官也,大吉)。
连珠卦
孟仲季三传,尊卑位不偏。或是岁月日,累累月相连。皆曰连珠卦,事绪百盈千。凶则灾不已,吉则庆缠绵。三传同一处,谋干利成全。岁月日时建,顺速逆迟延。
大六壬心镜卷四
杂神门
登明亥神
音角,正月将,头,室壁,猪狳熊。
登明天柱禀楼台,贼盗伤人幼子哀。狱厕秽猪忧溺死,阴私管钥召征来。
水神也,始建征,万河资始,故曰登明
天柱,天旦(耳),厕狱,管钥,神计,不净,溺死,天奇,上客,夫人,小儿,征召,杀贼,伤人,死丧,主猪。
河魁戌神
音商,二月将,足,奎娄,狗豺狼。
河魁印绶吏都官,垒土高坟集众攒。德合婢奴兼长者,豺狼犬畜悉为欢。
土神也,万物皆生根本,以类合日,故曰河魁
印绶,奴仆,计都,狱吏,聚众,长者,垒土,剑并,明水,地户,兵神,德合,小儿,狱召,城钟。
从魁酉神
音商,三月将,耳,胃昴结,鸡雉鸟。
从魁金玉小刀钱,奴婢私阴近水边。小麦九江并赏赐,鸡禽解散不为缘。
金神也,万物皆发生长,枝叶茎从根而出,故曰从魁
姨婢,宫女,小麦,神庙,私门,九江,金钱,刀鞘,尾吏,内门,大客,官禄,边兵,玉匮,水泽,则。
传送申神
音宫,四月将,筋骨,觜参,猿猴狁
传送刀兵僧及医,冤仇道路税湖池。大麦守城丧碓磨,市贾劫攻田猎师。
金神也,万物茂盛于气,所传而毕达,故曰传送
市贾,送远,猎师,刀兵,大麦,仇怨,死丧,聚众,刀师,城池,道路,天医,天魁,湖池,税买,民人,碓磨,盗贼。
小吉未神
音徵,五月将,井鬼,鹰羊雁
小吉姑姨婚礼仪,酒羊礼寿及神祗。白头翁讼争婆母,井泉天耳墓风师。
土神也,万物小成,阴气始生,以奉阳,故曰小吉也
五味,姑嫂,主保,酒食,天乙,酒舍,天耳,风师,天井,公讼,婚姻,钩钜,冢墓,魁道,祈祝寿,家鬼,老妇,白头翁。
胜光午神
音商,六月将,目,柳星张,獐马鹿
胜光宫女信诚妃,善士通传惊惧遗。土公田宅巫天目,使君亭长巷兵持。
火神也,万物长大,其根本愈于所在,故曰胜光
小豆,田宅,贼兵,道路,惊恐,口舌,妇女,巷路,土公,信诚,善人,使君,亭长,天目长,左。
太乙巳神
音角,七月将,翼轸,蛇蚓蝉
太乙蝉鸣虫解散,宾姑骂詈弩丧车。赏赐灶炉管钥等,横祸非灾吊客蛇。
火神也,万物毕秀,生穗结实,故曰太乙
骂詈,非祸,姑,赏赐,关钥,太乙,木公,宾客,解散,歌儿,灶,死丧。
天罡辰神
音宫,八月将,胸,角亢,蛇龙虫
天罡本是鱼龙物,欺诈网罗为恶人。战斗陂池二千石,虞官左目宰伤神。
土神也,万物关固根条,以定核坚,故曰天罡
女娠,恶人,战斗,杀伐,死丧,金关,鱼网,宰杀,天罗,死尸,主兵,欺诈,二千石,右天目,杻。
太冲卯神
音角,九月将,手,氐房心,貉兔狐
太冲术士沙门类,来往舟车水陆因。林木三河雷电闪,弟兄私户匿阴人。
木神也,万物离散,支干斗毁若冲,故曰太冲
兄弟,公主,沙门,妇女,栗,土功,刀杖,车船,远行,林士,天乙,伏匿,地泽,炉,杓门,棺椁,天心,民市,边方,荡子,地耳,雨水,私贼
功曹寅神
音宫,十月将,背,尾箕,虎豹狸
功曹道士兼书籍,杂色班文火炬红。从事信诚征召吏,虎豹猫狸及木丛。
木神也,万物长旺,功臣计事论功,故曰功曹
天文,文书,林木,招召,谒见,火炬,斑纹,诚信,管事,督师,吏,道士。
大吉丑神
音商,十一月将,斗牛,獬牛蟹
大吉将军举荐贤,桥梁长者地祈冤。雨师风伯贵人召,畜鳖车牛兼宅田。
土神也,阳时复居其位而化,故曰大吉
长者,风伯,雨师,田宅,六畜,车牛,贵人,征召,爵禄,荐贤,钩钜,地祗,地耳,土公,宅田,执雠,官,将军。
神后子神
音商,十二月将,女虚危,蝠鼠燕
神后阴私采女奸,逃亡盗贼鬼神官。土工悲泣浴盆事,燕鼠行人取类看。
水神也,《抱朴子》:“岁毕酒醮蜡祭,以报百神,故曰神后。”
父母,大豆,宅舍,天乙,采女,奸邪,阴贼,死凶,鬼神,祈祷,浴盆,白虎,王候,土工,盗贼。

杂将门
贵人旦暮
旦暮推尊天乙神,局中分治令为君(天乙乃式中天子,故令为君也)。甲戊庚游大小吉,乙巳神(神后)传(传送)昼夜分。丙丁朝亥暮居酉,六辛当午后来寅。壬癸立处于巳卯,不降魁罡作贵人[用昼夜长短分旦墓,甲戊庚日,旦用大吉(丑)作贵人,墓用小吉(未)作贵人。乙己日,旦用神后(子),墓用传送(申)。丙丁日,旦用登明(亥),暮用人魁(酉)。辛日,旦用胜光(午),暮用功曹(寅)。壬癸日,旦用太乙(巳),暮用太冲(卯)。每以星没为旦,星出为暮,看贵人落地盘宫位,顺逆行之。]
天乙贵人,己丑土将 主清御
天乙贵人属己丑土,在天应十二神,在地表十二野,在岁为十二经,为宗天天乙者,所以统领驭众,推流祸福有应验也。
假令甲日,在丑为旦,在未为夜,在乙丑属金,在辛未属土。贵人顺行吉,逆行凶,比和吉,不比和凶。此大略也。在丑谓之升堂,相比顺则吉。又看侍从之神,在吉则吉,在凶则凶。其他神将皆仿此断之。
贵人天乙名魁钺,(一本作魁星)谒见干求喜气新。君子拜官迁禄秩,小人争讼入公庭。相生旺相承恩召,囚死伤刑忌怒嗔。病者头疼寒热疾,祟非凡鬼是天神。
子 沐浴 丑 升堂 寅 按籍于公中求望
卯 荷项,不利于进游 辰 入狱,巳 趋朝,有进望之喜
午 乘轩,有诏命之喜 未 饮食,又有小惠之事
申 起途,主有进动 酉 入室,主阴私,暗昧不明
戌 在囚 亥 操笏,主求谒吉。
辰戌为牢狱,贵人不临之地,若临空亡,忧喜皆不成。
经言:“空亡之课若何?当忧不忧,当喜不喜。若两火一金,金被消铄。二水一火,火乃灭光。如贵人临乙丑为金,临亥则乙亥为火,火欲克金,有水为救,不能相克,有鬼贼不足为忧。若贵人乘辛未土,下临癸酉金,金土相生,比吉之象。其或贵人乘寅,得壬寅金,下临甲辰火,火乃炼金,得丙午水,为灾消散。”
前一螣蛇,丁巳火将
螣蛇之神,为骠骑尉,其元属丁巳火,火旺六十日,大估主文字、虚惊、公信、小才,水火之交,其凶则惊骇怪梦之事。火光釜鸣,官私是非之事。若旺相比和则吉,若休囚则得灾,空亡减半。经言:“螣蛇生角,将以成龙,吉青龙折角,变为晰蜴,故凶。螣蛇生我无祸,克我有祸。”
前一螣蛇骠骑尉,火神惊恐亦非安。君子忧官忧失位,小人争斗恐伤魂。旺相相生灾未发,死囚刑克祸临门。病者四肢头目肿,水木神来作杀冤。
子 掩目,不能伤人,又曰堕水 丑 入穴,自藏
寅 生角,旺吉衰凶 卯 当门伤人,主人口灾
辰 自蟠,可远不可近 巳 飞天,尤吉
午 乘雾,有进望之心 未 秘隐,入林忧疑自散,食中有病
申 衔刀、拔剑,有怪异官事 酉 露齿,必见口舌
戌 睡眠,其忧自散 亥 入水,不为灾害。
前二朱雀,丙午火将
朱雀之神,属丙午火,夏旺三个月。大段主文书、印信、王诰、敕命、服色、王庭之事。其灾主口舌、公讼、缧绁、文字、财帛损失虚诈,马畜疾病。
前二朱雀羽林军,霹雳灾殃是火神。君子文书忧考校,小人财帛竞纷纭。旺相相生和合事,死囚刑克被官嗔。病人心腹兼呕吐,瘥剧宜看子午辰。
子 损翼,不能移动 丑 掩目,又曰破头
寅 安巢,疾病 卯 栖林
辰 敛翼,人归 巳 翱翔,外事高远
午 衔符,有文书口舌 未 啄食,求财吉
申 励嘴 酉 夜鸣,
戌 无毛,不能动 亥 沐浴,灾忧自退
大抵吉则为论其为祥,凶则言其不利。损羽无毛,皆是自伤;夜鸣励嘴,并是为怪。加之不比相克,是其凶兆。
前三六合,乙卯木将
六合之神,属乙卯木旺相之日。大段主信息、婚姻、求望、财物和合、交易、谦逊之事。其戾主阴私不明、先喜后忧,小人女子之过,伤失六畜。
六合前三是丈夫,婚姻和合吉相扶。君子得财迁禄位,小人亲会酒欢娱。旺相相生媒产吉,死囚刑克取奸窬。病者阴阳心腹痛,丈夫司命祭当苏。
子 操笏,见人求上吉 丑 眼疾,眼病
寅 乘轩,婚姻 卯 入户,在家不动
辰 持巾,将动人意 巳 贽书,信远
午 升堂,半遂无格 未 素服,白衣
申 披发,成合 酉 洗足,能进
戌 登途,进动 亥 乘辂,出所求吉
前四勾陈,戊辰土将
勾陈之神,属戊辰土,旺四季月。其木段主官职,印信,公庭,虎符,田宅,上舍;其戾主六害,疾病,蹇厄,骨肉,公讼,牵连,财物失脱,庶人得此应,官员见之为印绶。盛吉衰凶,又主小吉。
土将勾陈四位前,兵灾刑斗讼留连。君子掩逃擒盗贼,小人争妇及田园。旺相相生犹合理,死囚刑克系迟延。病者肿瘫寒热苦,祟在丘陵及土垣。
子 临庭,官事 丑 入化,出入随朝
寅 受制,官事 卯 入狱,官人业田宅
辰 千户,司墓田公讼官事随动 巳 捧印,转职迁进
午 反目,百事乖,无田 未 在驿,宜出行
申 趋门 酉 病足,难言
戌 佩剑,有害 亥 濯衣,改革
前五青龙,甲寅木将
青龙之神,属甲寅木,旺春三月。大段主文字,财帛,舟车,林木,衣服,书契,文昌,官职,府庭,僧道,高人。其戾主哭泣,疾病,失财,走失,畜类,陷溺。
青龙丞相居前五,酒食钱财婚礼仪。君子加官迁美职,常人财物送乡耆。旺相相生尤喜美,死囚刑克有阴私。病人沉热心肠疾,司命为殃速请医。
子 游海 丑 蟠泥,失滞,
寅 乘云,得雨 卯 戏珠,弄水,有喜,
辰 闭目,为意 巳 飞天,利动得意,
午 无尾,损伤 未 折角、无鳞,斗伤,
申 无鳞,折角,久困 酉 伏陆,退守难进,
戌 施雨,出入劳力 亥 入水,求财。
后一天后,壬子水将
天后之神,属壬子水,旺冬季,主后妃、宫庭、人家私事。经曰:其戾主帷簿不修,私事不明,欺诈不实,脏腑之疾,小人走失,主玉堂。
天后位居宫采嫔,惟须禁锢莫情循。若逢君子延宾客,如是常人议婚姻。旺相相生妻易产,死囚刑克女奸淫。病人四体兼痛痢,祟礼河官溺水神。
子 守闺,欲动 丑 出户,阴私
寅 理发,取财成病 卯 倚门,相望
辰 毁装,血病 巳 裸体,失礼
午 倚枕,难合忧鬼 未 沐浴,失礼
申 理装,生产婚姻 酉 把镜,婚姻
戌 搴帷,自息之意 亥 治事
后二太阴,辛酉金将
太阴之神,属辛酉金。旺秋三月。主宫帷、妇女、财帛、金银财物,其戾为阴私损失、私谋谋事、迟速未成、远信未至、疾病不痊。
太阴金将位中丞,蔽匿阴私事颇仍。君子罪名为出入,小人惊诈致忧生。相生旺相成婚礼,囚死伤刑为谴惩。病者四肢腰脚损,灶神为祸可祈蒸。
子 垂帘,隔听 丑 守屈,宜动
寅 跣足,难动 卯 沐浴,失理
辰 理冠,求就 巳 伏枕,近思
午 披发,私忧 未 持书,信动
申 阴谋,法服,婚姻 酉 入室,不宜动
戌 绣裳,婚姻 亥 妊娠,阴人病
后三元武,癸亥水将
元武之神,属癸亥水,旺冬三月。主聪明多智、文章俊巧、求望财物、干谒贵人,其戾主盗贼、奸诈小人、君子阴私不明、走失疾病、鬼魅梦想之事。
后三元武后将军,盗贼奸邪狱讼陈。君子捕逃车马失,小人淫乱离乡群。相生旺相多财畜,囚死克刑有祸迍。病者患腰腹胀满,祟殃河伯滋潭神。
子 过海,出入进动 丑 立云,虚诈失物
寅 披发,虚喜 卯 窥户,盗贼失物
辰 入狱,官事相争 巳 洗足,不宜动
午 拔剑,能害人 未 朝天,利见大人
申 按剑,战有害 酉 持戟,相争
戌 持戟,相争 亥 真冠,尊贵,家人为鬼
后四太常,己未土将
太常之神,己未属土,旺于四季,每季十八日。大段主文章、印绶、公裳、服饰、信息、交关。其戾主遗失公文、窃盗衣裳、哭泣不美之状、公私牵系,又主小微窃盗。
太常官是太常卿,财帛田园采盛明。君子正官荣爵贵,小人移徙酒逢迎。相生旺相成婚庆,囚死克刑财失惊。病者四肢头腹疾,祟缘新化可追寻。
子 持印,吉。荷项,相侵奸盗 丑 列席,请美丰
寅 侧口,恶人相争 卯 遗冠
辰 荆项,一云荷项 巳 铸印,转职
午 乘辂,上人筵会 未 窥户,列席
申 捧印,转职迁官 酉 立券,忧物,动望征求
戌 入狱 亥 聘召,贵人请合私谋
后五白虎,庚申金将
白虎之神,属庚申金将。旺秋三月。其大段主道路、信息、兵牒兵戈、动众、威权、财帛、犬马、金银宝物,其戾主孝服、哭泣、疾病、怪异、凶恶、杀伐、灾害不明、血光之忧。白虎问妊吉,问病嫌。
白虎金神廷尉卿,遭丧疾病狱囚萦。君子失官流血忌,常人伤杀主身倾。旺相相生财福竞,死囚刑克系沉冥。病人头痛瘱疽患,祟是伤魂路死兵。
子 渡江,沉海,恐惧无害 丑 直视,谋望
寅 出林,过路往还恐害 卯 伏穴,不能动
辰 露牙,沿山,夜行害财,奸私 巳 烧身,死丧疾病
午 断尾,有始无终 未 登山,乘权,出入狱凶
申 衔牒,道路文信通 酉 当路,害人之意
戌 闭目,无害 亥 睡眠,有忧之事
后六天空,戊戌土将
天空之神,戊戌土将。旺于四季。大段主奴婢、公吏、市井小人、贩帛、言约、私契,其戾主奴婢唇吻、脱空不实,虚伪巧诈是非,辰戌丑未四月最旺。天空可以成小事,不可以成大事。
后六天空司直官,奸谋诡诈事多端。迁移君了逢谗佞,孤寡常人被隐瞒。旺相相生奴婢喜,死囚刑克系丧残。病人胸胁并痰气,井灶为灾岂得安?
子 小人,寒厄 丑 三伏尸
寅 犯事,争讼口舌 卯 守制,谩语
辰 主虚诈 巳 临户,摇舌,是非机巧
午 入化,小用吉 未 主施空物
申 鼓舌,词讼 酉 出户,执言,碎事,相蒙未决
戌 主惊怖 亥 儒冠小事,利遗失
六壬之术学者,徒事言而不得其诀,则吉凶失之传课。故今人动云“青龙吉将,白虎凶神;太常多主于饮食,勾陈乃主于勾连。”,殊不知青龙未上无鳞,则伤身之害,至申酉折角,则斗讼之愆生;白虎登山,则乘权于阃外(未),衔牒则通信于道途(申);太常子上荷项而遭枷锁,勾陈巳上捧印而转高官。似此之类,世所不知。
十二天将发用日干来意诀
贵人丑未下来之,除定危开问小儿。六合更来加禄马,出行官职最相宜。螣蛇巳午太冲宫,梦寝虚惊怪异凶。不是戾财并走失,多缘众议不相从。朱雀传看信息来,杀神巳午应官灾。遇他月德并天德,决是呼为炉冶财(吕本作“才”)。六合乘他卯酉星,婚姻孕妇事分明。若临日本支辰上,唇舌钱财立便生。寅卯勾陈二八门,斯人官讼要争论。若逢阳绝并阴绝,病者联绵醉若昏。青龙发用当干合,财物昌隆百事安。不是求官并借职,必将书信往来传。天空走失及逃亡,更值魁罡仆不良。若得加临干旺相,往来营作运行商。白虎临门事可嗟,病侵老幼两相加。用神午未兼申酉,殴斗途中事起他。太常财帛旺今朝,衣服文章次第消。禄上若来加合上,筵开亲戚见相招。元武来乘亥子辰,加临卯酉盗伤人。如加午未迁官象,用意推详莫妄陈。太阴巳午被烧身,结聚途中起异心。若不欺瞒官长上,定遭口舌到知音。天后多因占女子,如逢土旺采衣嫔。若临午未兼壬癸,万事千谋无一真。
十二天官杂主吉凶
螣蛇大战,毒气相凌(大战,往来上下相克也)。
螣蛇当路,鬼怪殃藏(当路,子午卯酉也)。
六合不合,阴私相坏(酉卯午)。
太常被剥,官事消铄(春辰、秋卯、夏酉、冬巳)。
朱雀开口,发主喧斗(正巳、二辰、三午、四未、五卯、六寅、七申、八酉、九丑、十子、十一戌、十二亥)。
青龙开眼,万事无灾(孟寅,仲酉,季戌)。
青龙卧病,财散人灾(在巳)。
天空落泪,哀声聒耳(六甲旬中居壬癸地,见壬癸)。
天乙归狱,诸事不治(在辰戌)。
勾陈拔剑,病患相伤(正月起巳,逆行十二辰)。
勾陈相会,连绵祸深(辰戌大凶,丑未小凶)。
天后阴私,申阳酉阴。
朱雀衔物,婚姻和合(正酉、二巳、三丑、四子、五申、六辰、七卯、八亥、九未、十午、十一寅、十二戌)。
太阴拔剑,阴谋相害(居申酉)。
元武横截,盗贼兵发(四季)。
白虎遭擒,凶事不成(巳午。吕本作“白虎遭擒,巳色灾咎”,注云“太岁类合。”疑错)。
白虎仰视,凶恶之甚(四季)。

三宫时门(三首,此三宫时,视课传神将吉凶之意而再用此详之)
绛宫时
三神临仲是三宫,此法元微捷径踪。绛宫时值登明入,六神相扶有顺从。天魁是德未生气,辰午酉申宜见逢。功曹正合为华盖,犹恐须居不避凶。魁罡加孟女为杀,行人不至遇江风。占贼未来亡叛获。囚人占病罪加重(一作“囚病人加罪皆轻”)。人情不实行宜止,睡若逢歧左道通。见怪身当殃不出,孕生男子卜财丰(登明加四仲,名绛宫时。天乙藏深宫之中,入游系宫,行于私宴。当此之时,不可出行,避罪逃亡者得)。
明堂时
神后明堂入仲时,从魁合德未申随。功曹别处而生气,丑居华盖避凶危。斗罡加季登明杀,囚人将出病难医。看人不见上书吉,占贼即来通启宜。逃亡不获行人到,纳财权止情须追(神后加仲为明堂时,天乙出游四野八极,当此之时,举动百事皆吉,逃亡者难得,在内利主,在外利客)。
玉堂时
大吉居仲是玉堂,轸星生气得天梁(轸星,太乙;天梁,功曹)。申酉即为侍从者,神后合为华盖方。天罡加仲杀居亥,贼来中路战须伤。上书遭仇追逃获(一作“上书遭执”),天气无风可渡江。谒人相见胎生女,若问人归中路傍(大吉加四仲,名玉堂时。天乙加门之中,天神在门方欲出行。当此之时,百事小不利,逃亡者可得也)。
斗孟 《续编》斗孟仲季本是三宫门,己前十干神后集定。
三传先看斗加神,入孟元来忧二亲。季因出外伤妻子,己身兄弟仲临门。魁道病人丧大吉,天门人众怕诸君。地户入忧蛇虎畏,贵人可见坐天门。孟则占行人未发,若觅家中因病人。官事罪重奴婢吉,忧不忧兮凶讼论。商贾所求还自得,讨猎求鱼怪临身。书为不通因待慢,胜于捕贼不行军。逆战可经军不罢,天罡三首后来分。
斗仲
仲因官事解留连,病不成兮忧不全。觅人不出行人发,渔猎所求半得钱。灾怪家中奴婢病,上书且未讼能言。捕贼两传宽有语,半兵相虞用军员。侵围妨害何曾罢?病人已瘥必安然。
斗季
病人忧死行人至,官事不成忧必忧。觅人远出言词告,奴婢逃亡贼可求。商贾不成渔猎得,怪在比邻急速游。书却以通军必出,勿战军围去不留。斗人已死军须罢,不然三合报人仇。
大六壬心镜卷五
占宅门
占人宅
辰为宅地日为人,宅上凶神便有迍。带杀兼刑来克日,以将言决得事因。
视辰上神为宅,恶将克日凶。朱雀并官事,白虎并主死病也。尧都郇清济曰:“干为人,支为宅,上有魅罡并克日辰,大凶。不可居之。干伤损人,支伤损宅,有鬼怪,及主人病。干支俱伤,人宅并损,不利子孙。支上带刑煞来克日干,更凶。各以天将言之:天空,宅中虚耗,不宜奴仆六畜。勾陈,宅中频有争斗。朱雀,宅中有口舌及主文书。螣蛇,宅中有火烛惊怪。元武,宅中有盗贼。白虎,宅中有疾病,余皆吉。”一云:天罡加日,有客寄住。胜光加宅,身寄他家。
四课相生吉将立,六合青龙福庆臻
郇注曰:若正时日辰上,四课中得良神吉将,上下相生,旺相有气,大吉。日辰上乘六合、青龙、太常尤吉也。
更视三传知善恶,遍看年上所临神
郇注曰:正时三传始终相生,神将又吉。更看家长行年上神将相生吉,主家中和合,家道兴隆。凡事获福也。一法,以家长行年加宅神,看太岁上神决之。天罡岁中有官讼之事;大吉小吉主有疾病;河魁有人阴害。余神无妨。谓辰戌丑未乃四煞之地,遇之不吉也。五音旺处为宅神,宫音在戌,商音在酉,角音在卯,羽音在子,徵音在午。
支畔有神何所主,欲识名之是近邻。推宅之法看日辰,若见魁罡必损人。干伤支吉老者困,干吉支凶幼者迍。
占迁移入宅
此宅新移来入住,看得几时无忧虑。将加行年推祸福,宅神之上问其缘
以月将加家长行年,视宅神上得何神,以定吉凶。下文详之。郑按:第二句徐阴《六壬入式》作“月将加时看行宅”,余尽同。又按其注云:行者行年,宅者宅神也。宅神即商音在酉之类。又云是命前五辰位也。如子生人在巳,丑生人在午之类。以月将加时,视行年宅神上得寅申等旺相相生,依法断之。
寅申子午相加吉,若是安居永不迁。戌辰老者忧逢祸,卯酉幼人疾病缠。巳亥畜生多死损,丑未遭官必喟然。
占分宅共住
此宅与人来共住,还向日辰推所遇。上克下兮利在他,下贼上兮利在主。忽然上下共相生,此中所勘要分明。子之加母无容客,母之加子主宜成
经云:“正时所加看日辰,客欺主,乃日克辰也;主欺客,乃辰克日也。上克下客欺主,下贼上主欺客。子加母,他人窃我之气;母加子,我窃他人之气。彼此相生,各无损伤也。”此原注郑据《入式》补入郇注,与原注同。惟末句作“若得彼此相生,各得利益为吉也”。
占宅有鬼神否
宅内何知有鬼神,蛇虎临年天目因。春辰夏未秋居戌,冬在丑兮殃害人
经云:“正时魁罡作蛇虎勾陈为天目煞,临日辰并家长行年上者,主宅中有鬼,余神无。”凡言鬼有男女老少,正时以白虎决之。乘阳神即男,阴神即女,旺相少壮,囚休死老弱。
四时冲破将刑杀,切忌来加日与辰
春酉夏子秋卯冬午为四时冲破,若正时带煞兼刑来加日辰者,有鬼也。又以家长行年加神后,视太岁在命在日辰,见魁罡小吉蛇虎者,其宅亦有鬼。此两段原注,郑据《入式》补入,郇注与原注同,惟“魁罡”作“天罡”,无“勾陈”字,无“又以家长行年加神后……”三十字。

修造门
岁月所忌
凡欲修造及迁移,家长行年加岁支,姓墓上头见三煞,此是凶灾不可为(孟年酉,仲年巳,季年丑,此名三煞是也。)行年加岁加其姓,岁煞今年莫犯之(经云:“岁煞者,寅午戌年在丑,亥卯未年在戌,申子辰年在未,巳酉丑年在辰。”。)月煞若临其月恶,灾劫两般须要知(月杀者,正月起丑,逆行四季神。灾煞者,正月起子,逆行四仲神。劫煞者,正月起亥,逆行四孟神。凡欲修造移徙者,当以家长行年加太岁,视五音本姓墓上决之,见岁煞者,岁中不宜修造动土,移徙作事,主百日破败病讼。月煞者,月内不宜作事,主阴人六畜不利,更犯灾煞、劫煞,尤凶。本音墓者,宫音墓在未,羽音墓在辰之类。以上三段原注,郑据《入式》补入郇注,与原注同,惟“五音墓”注作“五音墓者,辰为宫音羽音之墓,戌为徵音之墓,丑为商音之墓,未为角音之墓是也。”伟堂按:原注宫音墓在未,未字疑错,宫音属土,当墓在辰,不当在未。又首段三煞,似指动劫煞、灾煞、岁煞,而言非孟年酉,仲年巳,季年丑之破碎煞也。欲与高明商之。若须修造并门户,勿使诸神有嗔怒。行年太岁上头看,避忌魁罡及蛇虎。
推月龙
又须为宅推月龙,大吉须知月建中。即看寅上何神在,亥子当头名黑龙。若使徵音逢此建,用其修主主其凶
以大吉加月建上,看寅时起地。盖寅为青龙本家也。如见亥子为黑龙月建,寅卯为青龙月建,巳午为赤龙月建,申酉白龙月建,辰戌丑未为黄龙月建。宫音忌青龙,商音忌赤龙,角音忌白龙,徵音忌黑龙,羽音忌黄龙,谓龙克本姓音也。此原注伟堂据程鹏南《集要》本补入。又白文第五句原作“若使人家逢此卦”,今据小注改正。
虽用前占无恶将,更以行年加宅神。本命上头为所看,第一须逢寅及申,胜光神后为中吉,但值魁罡不利人。

黄黑道门
推黄道方
黄道所临为吉神,任其修造不殃人。太岁之方犹不畏,况其诸煞及将军?推之常以天罡诀,正七加虚二八寅。两月顺行阳位上,如逢三九便临辰。
凡推黄道,常以天罡为首,乃二千石也。正七月以天罡加子,二八月以天罡加寅,三九月以天罡加辰,四十月以天罡加午,五十一月以天罡加申,六十二月以天罡加戌。
黄道所在
天罡黄道建青龙(辰下为青龙),太乙明堂除可从(巳下为明堂)。传送临之定金匮(申下为金匮)。从魁天德执消凶(酉下为天德)。登明危下玉堂吉(亥下为玉堂),功曹司命是开通(寅下为司命)。
修黄道所主
金匮宜财禄(申),青龙寿命长(辰)。玉堂招仆畜(亥),天德合家昌(酉)。司命人多吉(寅),明堂子孙强(巳)。若能常择善,生也获嘉祥。
黑道所在
胜光满下天刑地(午),小吉平为朱雀方(未)。上见天魁破白虎(戌),神后临成天狱场(子)。大吉居收元武位(丑),勾陈闭在太冲藏(卯)。以上六神名黑道,修宅犯之人祸殃。
犯黑道所主
天刑害畜颠狂病(午),朱雀官非口舌伤(未)。白虎别离家长狱(戌)。天空刑害及财亡(子)。元武损胎奴婢走(丑),勾陈长妇斗刑伤(卯)。若令禳之灾自灭,莫听师巫作祸殃。
天刑害家宅(午),朱雀斗刑伤(未)。白虎多凶祸(戌),元武货财妨(丑)。勾陈田宅散(卯),天牢人口伤(子即天狱)。若能回避得,必不见灾殃。
禳犯黑道
误犯凶神六黑方,但能修报即无殃。若触天刑(午)治天德(酉),勾陈(卯)金匮(申)虎(戌)明堂(巳)。朱雀(未)青龙(辰)应建上,元武(丑)更来司命(寅)禳。天牢(子)须向玉堂(亥)上,此位禳之转吉祥。

婚姻门
占求婚成否
凡问婚姻成不成,须知二后莫相刑。日辰上得凶神将,克下如何合聘名?
以日为夫,以辰为妇。日辰上神相生则成,刑克破害则不成。日辰相生,及不与天后神后刑克破害必成,但有刑克破害不成。此注伟堂据程鹏南裁定本补入。
天后畏干女不肯
日干刑克天后,男贪女,女不肯许。
干谓天后男悔情
天后刑克日干,男不肯娶。一云:支克日干男不肯,天后克女女不肯。
日辰上下无刑克,天后相生便合亲。不然支被上神克,干又遥能制此神
支上神克支,便须干制支上神可成。经云:“得不得,制异物。”要日支异方三合神克制支辰。日干遥克支上神者,可成。假如甲子日,天罡加子,乃是日支异方三合神克制支辰,而甲干却克天罡,余依此例推之。此段注陈君与伟堂据《入式》本,并程鹏南本校正补入。
传中六合青龙在,阴阳有气好婚姻
日辰上下无刑克,至此六句,诸本错简在后,其题或曰必成,或曰占诚心否。伟堂按此六句当在于此,故僭为移之。
斗罡加季催花烛,加孟礼仪徒自营。加仲许之为配偶,媒人六合辨其情
六合为媒。
支传干兮阴胜阳,时胜支兮女有妨。勿尔男家强故娶,必是初年问上香。夫之本命加女命,两家年上看邪正。若是魁罡有损伤,大小吉兮犹多病。虽遇恶神成不怡,两家年上互相推。忽然相喜还中吉,若也相嗔何用为?
择妇所居方。
欲取三方有女儿,申辰与午各相推(一女在申地,一女则在辰地,一女在午地,各推也)。方上有神知善恶,天后相生即娶之。九月寅时甲子日,子乘天后与谁宜(天后属水,看与何方相宜。)午上土兮辰上火(午上是土克天后,辰上见火畏天后),两处相刑使不怡。申上从魁金水合,此女为婚切莫疑。
郇注:假令九月甲子日寅时占,天后乘子水,一女在辰地,上见巳火,为天后所克。一女在午地,上见未土克天后,此两处相刑,皆不可取。一女在申地,上见酉金,与天后相生,惟此西南方之女可取也。
《入式》云:凡占二三方有妇,择何方者好,以天后所乘之神与各方上所乘之神决之。相生吉,有益于夫,吉。相克者不利于夫,凶。若二三方俱相生比者,以天官吉者为利。
占女邪正
从魁太冲兼亥未,为用之时并太阴(酉为宽大,未为奸邪,亥卯为阴贼,又为私门。此三神乘太阴、六合、玄武发用者,皆为奸淫不正之女也。天罡亦主奸淫,何不言及?答曰:天罡乃恶神,人不敢近也。此原注,伟堂参郇注改)。武合悉皆为不正,若非无室即邪淫(承上而言之,无室狡童也)。天上申来加地子,功曹加戌两夫心(天上申加地下子,女有二夫。天上子加地下申,男有二妇。功曹加戌,女有二夫;天魁加寅,男有二妇。此原注郑据《入式》补入,郇注同)。神后处伊年命上,采桑逢客必携金(子为贪狼星,若正时神后来加临女子年命上者,其妇必不正而淫泆,若加男子年命者,其男奸邪。此注亦据入式补入,郇注同)。
占女美丑
二后课时如旺相(天后、神后),此女轻盈貌若仙。若在凶神又囚死,媒人说好是虚言
徐氐《入式》注云:以天后所乘之神,如乘旺相,与地盘不相克则貌美,若乘休囚或相克则貌陋也。金为天后,白净,光莹,性刚无私,旺相白净而有果决,休囚陋而性硬。木为天后,清秀而长,心性阴毒,旺相则性情好,肥满;休囚则面黑而性不定。水为天后,色黑而性和顺,旺相和美而不正,休囚瘿浪而淫巧。火为天后,发少而色赤,心性躁暴,旺相红而妍,休囚性急而陋。土为天后,色黄而拙,心性沉重,旺相则端庄而少肥,休囚则面白拙丑。若占数女妍媸,以女行年上所得之神五行决之。凡天后阴神是贵人太常旺气,其妇主有禄。若青神阴神变贵人,其夫有官。
斗罡加孟当为长,加仲为中季少年。年上金神应白色,火神临照美红颜。
木青,水黑,土黄。郇注云:凡女子行年遇亥子色黑,申酉色白,巳午美好红颜,寅卯青色或紫棠色,辰戌丑未黄色,或斑点。
《入式》云,经云:更看女子年命上,若魁罡加在行年上,其妇粗丑,若乘大吉其妇唇有疾,若辰戌丑未日占,丑为金煞,其女决有此疾也。余煞非。若乘卯酉,眼目带疾。巳亥手足有疾。
妇人入门后吉凶
妇入门来何否臧?正如天后所居详。伤于日本公姑病,(假令壬癸日午火为天后,伤申金,金是水父母。)若克青龙婿必尫(wāng)[弯背或瘦弱],六合畏之男女少。丑未遭刑牛马殃。(刑克午损马,刑克丑损牛。《入式》云:以天后所乘之神决之。若克日本,主翁姑病。日本者,生日干之神是也。如甲乙日占,亥子水生甲乙木为日本。不可受克。如土为天后,是克了日本,乃损翁姑也。若天后克日干,青神之神,主克夫。如甲乙日寅为青龙,申作天后是也。若天后克六合所乘之神,主刑儿孙。如六辛日酉为六合,巳作天后克之是也。天后遥克六畜之神,则六畜有灾。丑牛、午马、未羊、酉鸡、戌犬、亥猪。若天后旺相,六畜神又自囚死者,必死。又按:郇注云“天后刑克午,主损蚕。” 。)
产育门
占母子吉凶
罡为天后加年上,合主伤胎善护持。或值时伤忧更重,支是母兮干是儿
日为子,辰为母,正时为子母之命。凡正时伤天后,大凶。《曾门》云:如辛未日申时占,胜光为月将加申,三传午辰寅。此是伤干也。干为子,辰为母。被螣蛇临之,至癸酉日卯时子死,干伤故也。余仿此。支伤害母干伤子,蛇虎刑并命倾危。旺相吉神俱上立,子母俱欢不必疑。又看三传神将决,六合青龙喜庆随。行年支上无刑克,莫信妖巫说是非。 干上干上神刑害克支及支上见魁罡蛇虎,主害母。支上神刑害克干及干上见魁罡蛇虎主害子。日辰相生比和不见魁罡蛇虎刑害克破为安,有此为凶。见空亡及有救不妨。又云:日辰上见元武、天空、空亡皆主贵胎。顺连茹顺元胎,日辰在天乙前皆为顺生;退连茹,逆元胎,日辰在天乙后,皆为不顺生。不备卦为不足月,及虎视、涉害、间传皆为难生。《入式》云:三传生日则子育,日生三传则子不成或坠胎。若辰上神并用神克害日干,伤子;克害日支伤母;克正时必伤命也。正时日辰上得吉神良将,上下相生旺相,传内见青龙六合太常,主分娩无惊恐,亦主男有寿无疾患。凡占母视今日之子,子视今日之孙。如甲视丙,乙日视丁之类。其子母两相上下乘吉凶言之。若子加克害死绝之地,母居生旺之方,即母存子死。若母临死绝克害之地,子居旺相之方,即子存母亡。若两位各乘凶神恶将,或临死绝,子母俱不保也。
占怀孕生时
妇人怀孕已经时,未辨所怀雄与雌。传送来加夫年命,妻年支上细详推。阴神必定生娇女,阳曜生男却莫疑。更用胜光推产日,所临之处算无移。又将月将加时上,时与日兮比不比。比即是男应不错,不比是女亦先知。假令甲子日占事,时在午兮必是儿。若是未时当是女,未与甲兮为不比。
产迟速
斗罡加孟产犹未,纵使生时亦主难。临仲如今将稍近,加季已生如等闲。
《入式》云:凡临产之时占,要传送或空亡或是今日之子孙泄气,易生,主近;不见传送,或三合六合,或三传是今日父母,或四生元胎,只宜过月生则吉,速生则凶。经云:正时天罡为天后,或天罡加妇行年上,主损胎产。又云:天罡为蛇虎遥克天后行年,亦主损胎。辰上神生日上神,天乙顺行,六合青龙在传,或见生神,血支血忌天喜则易生。若日上神生支上神,天乙逆行,蛇虎刑克行年、克日干,相加辰上神、遇合,则难产。
生神,正月起午顺行十二支。血支,正月起丑顺行十二支。血忌,正月丑,二月未,三月寅,四月申,五月卯,六月酉,七月辰,八月戌,九月巳,十月亥,十一月午,十二月子。天喜,春戌,夏丑,秋辰,冬未也。
辨男女
奇偶天罡所系神,与日比阳男子身(天罡所加下神与今日比不比。)比阴是女言非谬,不比难产恐惊人。阳将日上同为断,俱阴是女不虚陈(俱阴是女,俱阳是男。)用神克下生男子,范蠡三更奏越君。《越覆经》云:越王四月辛巳日子时曾召范蠡问:“郑妃产是男是女?”蠡曰:“时今课上胜光克下,产男矣。“后郑妃果产男也。”
郇注:以天罡所临之神,阳神与阳日比为男,阴神与阴日比为女。一云:正时与日比为男,不比为女。一云:孕妇行年临阳为男,临阴为女。若行年在午未来临丑位者,惟此一位是奇数多生男,除此法依阴阳定之。又云:丙戌、辛巳、癸丑、癸巳、丁亥、丁未日,交车合者,必双生。比阴即男,比阴即女。又丙戌日,巳加戌,巳中有丙,戌中有辛,辛与丙合,亦有双生之象也。余仿此。
《入式》云:凡用神上克下为男,下贼上为女。若无克贼,则日上之二课发用为男,辰上之二课发用为女。又视日上所得之神与日干较之。刚日比则生男,柔日比则生女。不比生男。又以天罡决之,与日比男,与辰比女,不比难产恐惊。假如甲子日占,天罡系寅卯,与甲同类,乃比阳生男也。若天罡系亥子,与支同类,乃比阴生女也。若天罡系申酉更为正时,曰水比,主难产,恐伤儿。谓申酉克甲木,来伤日干,故曰难产伤子也。若天罡系辰戌丑未,亦曰不比,难产恐伤母,谓土遥克水来伤支辰,故曰难产损母也。若天罡系巳午,虽曰不比,与日辰无战也。
郑按:《入式》与郇注又云:丙戌云云一段,大略相同,中多一句颇好,亦节附之“丙与辛合”下,又有“或戌加巳亦合,恐有双生之理也。”
产妇所向吉凶方
孟月功曹仲神后,季以天罡加建看。丙壬临处月空地,产妇向之保平安。
四孟月以功曹,四仲月以神后,四季月以天罡加月建上,丙下为月德,壬下为月空,临产之时,产妇宜向之大吉,不犯凶神恶煞也。丙即巳,壬即亥也。
又将传送加年上,魁罡之下见伤残。
临产之时,以传送加产妇行年,天罡下为天槌煞,又名悬尸煞;天魁下为地棒煞,勿令向之。若于彼方安床,大凶,宜谨避之。又经云:临产急用三宫时,绛宫时向天魁戌地,明堂时向胜光午地,玉堂时向功曹寅地。若三宫时无,则用前法,产妇自安康矣。此原注郑据郇应清注本与《入式》参校补正。

田蚕门
占种田
今岁农夫问丰歉,五谷之神各类推。木主禾苗金主麦,黍兼红豆火为之(郇注:功曹为早禾,太冲为晚禾,传送为大麦,从魁为小麦,太乙胜光为黍,又为赤豆。)丑未为兮大小麻,稻苗乌豆水当司(郇注:大吉为大麻,小吉为细麻。登明神后为禾苗,又为乌豆。)四课三传有其类,岁上之神和合宜(郇注:正时四课中有其物类与太岁上神相生,大吉;或物类与太岁上神三合六合旺相,亦吉。反此不利。 又按:《入式》云:凡类神要入三传,与太岁上神相生,或为三合六合者旺相者为好,有收成。又三传虽不临辰上,但有旺相乘吉将,此类亦丰熟也。若类神不入三传及入传而值空亡,或刑克,此类不熟。)土并朱雀争疆界,亥子勾陈竞水池(《入式》云:如土克日干,将得勾陈朱雀,必争疆域。水克日干,将得勾陈朱雀,必争池塘。)更将亥宿加寅上,宅长行年看此临。传送功曹为大熟,丑辰未遭蟊(máo)螣侵(食根曰蟊,食叶曰螣。)巳亥收时对官讼,卯戌惟能半称心。胜光原与他人共,不然还债折租金。(《入式》云:更以登明加寅顺行,视家长行年上,得寅申子酉大熟,辰未旱虫灾,巳亥官非,卯戌半熟,午有牛与人共,不然还债纳租。又按《入式》云:以日干为农人,支为田亩,支上所得神并将为禾种,日干上见吉将相生,则农人吉;见凶将相克,则农人迍滞不利。以辰上所得之神为物类,若旺相与吉将并者,田苗茂盛,若休囚与凶神并,更相刑克,则田苗不美,秀不实。若日干与辰上神比和相生,则田苗必收获。若日干克支上神,是耕耘灌溉不如法,以致不能收成。若支上神克日干,田苗难旺,自然耗散,无益农人。若日干与三传相生者最吉。又初传吉宜早种,中韧吉宜中种,末传吉宜晚种。)
占养蚕
午为蚕命未为桑,寅为茧子巳为筐。卯是丝兮辰是箔,申为棉絮酉为僵。子防鼠耗亥当死,丑当眠伏如水浆(正时四课三传中有类神与太岁上神相生作合者吉,若相克相刑相害,主无收成。又要看类神与蚕娘年命相生者吉,相刑克者无收。)传见凶神知不利,吉将并之蚕必强。未乘朱雀争桑叶,白虎临年人即尫。四课之中逢见马,以马三传见否臧(马即午,马为蚕祖。若在课传中与岁上神相生合者,倍收,反此不利。《周礼》云:“马与蚕同”。)岁上之神相允和,欲得青龙见太常(如蚕命与岁神生合,更得青龙太常吉将临之,主大收。《入式》云:大怕元武、太阴、天后、朱雀、白虎、螣蛇临之,不吉。)


大六壬心镜卷六
商贾门
占宜贩何物
欲拟求财贾日中(《易》曰:“日中为市。”)三传有类可成功(郇应清注曰:凡商贾货卖,专视类神,若入三传生旺,有财利。)物与日辰无克害,买卖皆宜索即通。物类太常为绢帛,鱼盐亢宿仆天空。金银刀剑珠传送,木器舟车竹太冲。有之旺相宜商贾,休囚空亡枉费工(郇注曰:得不得,莫相贼。物类与日辰相生,三传旺相,更得吉神良将,其物好卖,必有厚利。若物类与日辰不相合,传入死休囚伤,更乘蛇虎,其物主贱,宜买不宜卖也。凡占买物,须定类神,与日辰比合,其物必有。若与日辰相刑克者,难买也。伟堂按:亢宿即辰也。辰为鱼盐,亢宿实居辰宫。)
占宜往何方
求财须向龙临处,欲得龙居有气乡。所临之位无相克,复要龙生今日辰(郇注:凡欲求财,须视青龙所临之方,上下相生有气。又生日辰,则求财必得。)太岁上神年所畏(太岁上神克行年),年制青龙必济贫(行年上神克青龙)。行年先看青龙旺,所主求财当遂成(郇注:要行年上神制青龙,主获财也。反此者无利。若龙常为鬼者,亦无利也。)
占卖物获否
有物廛(chán)中欲鬻(yù)之(郑按:“鬻”,即“售”字),支干俱吉大为宜。干吉支伤获利少,支吉干伤货物迟。时下无伤犹获利,干支俱损本防亏。(郇注:干支俱伤物,物贱。干支俱吉,物贵。干支旺相,其物贵;干支囚死,其物贱。贼宜贾,贵宜卖。干吉支伤,得利必少。干伤支吉,货必淹留。旺相为速,休囚为迟。若日辰发用,灰神上见螣蛇,带旺相气,其物必贱好买。如带囚气,其物虽甚贱,不中用也。)
假借门
假借人物
夫欲就人求借物,月将加年看日神。上见功曹并大吉,吉将临之必称心。太乙胜光迟缓得,酉戌如今便速成。女子阻之因亥子,男作艰难为卯辰。申未若临虚指意,类在传中不阻人。更看三传不相克,发言如意顺情因
亦看三传定之。郇注:凡向人借物,常以月将加行年,看日干之上神言之。寅丑乘吉将,主借得;巳午迟缓,终得;酉戌目下便得;亥子妇人嗔怪;卯辰男子艰难;申未无望也。若日辰三传有类神作合及相生,财爻旺者,借得。或式中无类神,不得;或类神与日辰相刑克害,不得。若日辰相生作合者,必可得物也。

奴婢门
占奴婢
天魁奴婢共其名,酉戌分占庶得精。河魁主奴从魁婢,六合加之欲隐情。白虎并时忧疾病,吉将相拱即保贞(郇注:凡占奴婢,以天魁为主星,分之则天魁为奴,从魁为婢。若酉戌作六合,主走失。作元武,主偷窃盗贼。作蛇虎,主忧疾病。又看酉戌之阴神,上见武合蛇虎,亦主有凶事。惟吉神良将加酉戌则吉。一云:凡占奴婢,无令天空酉戌加日干或日干,不可留,是犯主之人。若胜支是赖,不可容后必过房。遥克干,断不仁。遥克支,他欲去。我生他,亦任其所为;他生我,我方得其力。又云:太岁临奴婢,奴婢临太岁,不病即官事。奴婢临太岁上,凶尤甚。)不审行年求月朔,朔上之神辨事因。(郇注:凡讨奴婢问吉凶,更审其人行年上神,生日辰上神者吉,克日辰上神者凶。如不知其行年,即看月朔上神断吉凶也。又云:凡占奴婢,当以德胜刑,无令刑胜德。德又不可与刑同位,主邪正相处,尊卑不分。《入式》云:四课不备,进退两心;临落空亡,终是不久。)
占六畜
六畜占时逐类详,胜光为马未为羊。元武并时忧走失,白虎同为疾病殃。
郇注:六畜各看类神所乘之天将,如乘元武忧走失,乘白虎忧疾病,乘朱雀忧官讼。
地上属兮为本命,恶神临乃不能强。午并朱雀加金上,马欲咬人宜谨防
丑上并勾陈加戌,主牛斗。
郇注:要看类神所临言吉凶,相生吉,相克凶。假令乙日胜光乘朱雀加申上,主马咬人。谓乙德在庚,主咬人也。癸日巳上为天乙逆治,大吉作勾陈,主牛抵人也。余仿此推。《入式》云:占买养六畜吉凶,以日干为人,天上类神临处地盘神为物命。若天上类神临生旺之方,或在日之长生位上,则物吉。若临凶位,更带凶神者,尤凶。若类神所临之神生日干,或与日干和合者,则此畜是还主人之债,自然长大有利益也。若克日干,则扰挠不利。若日克物命,则难长进。日干生物命则畜虽长进,终无利益。若天上类神临刀砧屠灶者,病死。若带螣蛇,主惊怪。白虎主死亡。朱雀口舌官非。勾陈斗闹。元武盗贼,天空虚耗。凡类神要入传为吉,类神临被克之方凶。凡六畜有病,腚暂于生旺之方避之,乃吉。
占畜病
假如牛病先看丑,上见何神来覆临。魁罡作虎应难治,寅卯加之恶煞侵(郇注:凡牛病,看丑上,若魁罡作虎,或寅卯加之,皆为凶象。若不见凶神恶将,即视畜之行年。行年即月建也。上乘魁罡白虎亦凶也。马病视午上神,猪病视亥上神,他仿此。)神后为屠太乙釜,酉为刀刃卯为砧。刀来砧上屠临釜,四种相加总不仁(郇注:神后为屠师,太乙为釜,正时子加巳是屠师临釜,即死。巳加子为釜临屠师,不死。酉为刀,卯为砧,寅为脯师。若正时临在六畜类神上及临月建上者,死。此郇注,郑以《入式》改补,更明白。)
占求失畜
牛马放时忌所在,胜光大吉主何方。东西南北看何处,神将相生不损伤。下之克上凌[遭]拘系[禁](午马加水,牛丑加木。)不克何忧被绊缰。元武天空贼偷去,六合太阴人隐藏。朱雀贵人官宦匿,加在干支归本方(其所属类神加干支,自归。)远近至阴为里数(若失牛,大吉加申,在西南方,阴在丑,丑去申隔六神为六里,因之为三十六里也,)获在所临辰日详(大吉临申申,申日得之。)贵人顺责螣蛇值(天乙顺行,螣蛇为盗,)若也逆行玄武当(天乙逆行,元武为盗。)日辰克盗寻还易,不克谁人知去场(郇注:凡六畜走失,各看类临于何方,若类神作元武天空,主贼人偷去。若作六合太阴,人家隐藏。作贵人朱雀,是官家藏匿。若类神临日辰之上,必得。《徜徉》经云:天乙逆行推元武,天乙顺治责螣蛇。日制武蛇寻易得,武蛇反制日辰难。凡言远近者,假令失牛,正时大吉加申,阴在丑位,丑至申六位,旺为六十里,相三十里。休囚减半。此本数也。大吉加庚,当在庚辛申酉日知之也。又法:阴阳上求之,又自为三传也。按:《入式》注同,惟云“视日辰上能制蛇武,寻易得。蛇武反制日辰,难得。若三传内有蛇武及日鬼者,为有人盗。若无者,为自脱走。在被克囚之方死,更与蛇虎勾陈并者,皆为病死。”)

官职门
占求官遂否
夫卜求官成不成,须逢印绶马相并(天魁太常为印绶,天马,正午顺行六阳神。合冲动也。)龙常天后归传内,城吏太阴皆显荣(传送为天城,功曹为天吏。
《入式》云:凡占官,用起官星,更乘岁月日时四驿马者,得官最速,忌传见子孙,如甲乙日见火之类。若不见官星,又要青龙太常河魁传送功曹驿马在发用,临行年、太岁、日辰上,亦得官也。更要用神旺相与日相生,则得。忌诸神相克。经云:天魁主印,太常主绶。乘天马、驿马加日辰、年命上,兼旺相,不落空亡,不历涉害者,皆主得官之象。)
占辨文武官
文武类殊各分别,文要青龙武太常。日辰若也生将其,此选居官得久长(郇注:凡占仕官,文视青龙,武视太常。二将与日辰相生相合,主得官。如刑冲克害者,不得也。凡龙生日辰,主内除,不差遣;否则在异路也。日生龙,主外除差遣。占武则视太常,依此言之。凡占差遣,见白虎加日辰年命者,必主有威权也。)上克下兮遭刑系,下克上兮忧疾殃(青龙太常看上下相克主也。郇注:龙常克神为上克下,成官有累系。神克龙常为下克上,居官当居疾病凶课也。)日去龙常迁岁限,辰至龙常月可量。二将所生为本日(武官太常所生日,文官青龙所生日,为二本日也,)时即龙常临处详(文取青龙,武取太常,如得旺相相生,日辰相生,久后大进;相克凶。假令乙亥日龙在午,乙课在辰,从辰至午三辰,为三年得官。武官数太常亦如之。且如乙亥日,龙乘巳加午,从亥至午八辰,为八月。卯木生青龙,巳火主第三年八月卯日得官。武官取太常,常乘申加酉,乙日至酉六辰,为六年。亥辰至酉十一辰,为十一月。土生太常申金,主第六年十一月土日得官。取上官时可以取龙常加处下辰为上官之时也。 郇注:假令三月甲戌日,未时占,文官何时赴任。午作青龙加辰上,甲日至辰三位,为三年;戌支到辰七位,为七月;午火作青龙生土,为戊己日。青龙加辰为辰时。当在三年七月戊己日辰时选也。若占武官,视太常,如文官例以决之,则其期可知。《入式》云:文职看青龙所乘之神,武职看太常年乘之神。日干顺数至龙常所乘之神为年限,一位为一年,日支顺数至龙常所乘之神为月限,一支为一月。以龙常所乘神长生日为得官之日,以龙常所乘神之时为得官时。)
占择日上官 吕本作 拜官日时
择日上官何所从?年上神遭官克凶。兵法二曹金是主,仕曹为木水司空。户属火宫仓在土,水来伤火害于冬(水官上卯,行年上神,或被官克,卯人看灾,以将言之。◎按此原注疑有讹错,郇注曰:拜官之日,纳音无令伤行年上之神。假令正月乙丑日寅时上官,其人行年在巳上,是功曹木。乙丑日纳音金,正谓拜官日克行年上神。金到秋方旺,忧在七八月凶也。)将遇朱禽防口舌,如逢白虎病龙钟。年上又来遥克日,值此之时祸必重(年上神克上官,亦为凶。阴神所合为日,假令以甲乙日上官,年上见传送,传送加水位,登明合寅建,正月日内,其阳神在亥,亥为水,当巳日有祸也。◎按此原注亦有讹字,郇注曰:凡临官治事,无令行年上神克拜官之日干,主有祸殃。如正月乙卯日卯时上官,其人行年在丑,上见从魁,金克乙木是也。)门上伤年归未保(任官之子,为门上神,克年上为木,木归卯也。)年上伤门役不从(被差使也。◎郇注曰:所往之方向为门,凡上官赴任之日时,宜门上神与行年上神相生吉,若门上神克行年上神,恐不得归乡土。若行年上神克门上神,则徭役不安也。)求替支伤干吉允,斗罡加季也相容(郇注曰:求替职,宜干乘吉而支受伤,则允。罡加季亦允。反此不允。其替职限期,以今岁支所畏为岁期,以月建所畏为月期,日时同。)
在任逢差使
在任忽闻差使行,去留犹未决中情。日辰上下无相克,传送天罡必见征。干支上下相残害,用神天乙复还停(郇注:传送为道路之神,天罡为斩关之神,临日辰之上,下上相生,在天乙之前,或传阳,必行。若天罡居天乙后,或传阴,干地相残,上下刑克,不行,或即行,亦主有稽留之象。)贵人背却干支位(为干支在天乙后,为入阴,)天马传阳定计程(乘天马主行,传在天乙前为出阴,亦主行。◎郇注:正时发用、日辰并在天乙前为传阳,乘天驿马必行也。)行年立用为关锁,托故犹能驻本厅(若关锁神在行年干支之上,或在用神之上,托故可以不行也。此亦郇注,关锁神:春丑夏辰秋未冬戌。)若值天车来入课,前路须防车马惊。春巳夏辰秋在未,冬酉行人畏此并(郇注:天车煞带凶将,并克日干,主中途马损车折也。郑按:《入式集茅山论》以天乙前后分阴阳言之甚悉。其论云,天乙前为阳,天乙后为阴。式中发用神在天乙后,中末日辰在天乙前,名传阴入阳。发用神与中传在天乙后,末传在天乙前,亦名传阴入阳。式中发用在天乙前,中末日辰在天乙后,名传阳入阴。发用神与中传在天乙前,末传在天乙后,亦名传阳入阴。原注在“天乙后为入阴,传出天乙前为出阴”,亦以天乙前后分阴阳也。而郇注云“在天乙之前,或传阳;在天乙之后,或传阴”,是不以天乙前后分阴阳也。然言各有当,故并存之。 伟堂按:《茅山论》即指《归灵文论》也。)

亡盗门
占逃亡
运式占逃须辨人,贱良男女位中分。闭口德刑前两课,仔细推详妙若神(郇注:凡占逃亡,先视德刑,良善人视日德;贼者视日刑,各看德刑所临之地追之。德克刑易获,刑克德难寻。《入式》云:若德刑两不相克制而比和者,当责闭口。闭口即元武所加神也。)假令天魁作元武,天魁便是逃者身。天魁去戌知遐迩,三里远离三个神(欲寻逃者,天魁去戌地一辰一里,三辰三里。)上下并为因合数,三十五缘魁在寅(寅七魁五并言之十二里。若乘之即五七三十五里也。)贵人顺治终元捉(三传元武终是也,)天乙逆行初武寻(玄武所成为初。◎郇注曰:要知逃亡所在,看天乙顺逆,责元武阴阳所临以追。天乙顺行,当责所止;天乙逆行,当责所起。假如甲子日未为天乙加卯顺行,即辰为元武,加子,子加申,当往西南方申地追之。盖子为元武之阴神,止于申上,故曰顺责所止。又如甲子日丑为天乙,加酉逆行,即辰为元武,加子,当往正北方子地追之。如不见,仍归东南方辰地追之。盖辰为元武之是阳神,故曰逆贵所起是也。)返吟逃远玄冲地,伏却非遥责比邻(返吟则元武对冲,伏吟则元武所居前程辰。郇注;返吟向元武冲处追之,伏吟向今日支前后一位追之。假如甲子日伏吟,天乙顺行,则于子支前一位丑上追之。天乙逆行,则于子支后一位亥上追之,所谓责比邻是也。)武在南方近窑灶,若在北方藏水滨。西为砻磨东林木,未是平田丑墓坟(未近坤,为平田;丑近艮,墓田。)武能生日自归舍,元武生支问友亲(郇注:元武生干自归,生支在亲友之家。)三传元武日辰上(一作“传中元武与人并。”是今日日辰相并是也,)逃者当归莫告陈(郇注:凡元武三传在日辰上,自归。盖以元武为第一传,第一传之上神为第二传,第二传之上神为第三传,谓之元武三传也。此三传或自相克贼,不必追寻而自回也。一云:元武乘神临生处亦回。假令寅为元武。临亥上是也。一云:龙合临支辰上,常阴加干上,逃者皆易获。)三传元武知贼处,初中有克末传寻(伟堂按:吕本作“刚日在中柔日辰”。程寄巢先生本作“初中有克末传寻。”鄙见当以此句为是。按《入式》云:凡捕亡先责元武第一传,看相生比和,亡人即留此处。若上下相克,即畏而去,当责元武第二传寻之。若相生,即留;相克,即去;即往第三传追之。若三传上下相生,日辰不制元武,亡人难获。郇注略同。又按《入式》云:游都克元武所乘之神者,必获。若元武所乘之神与勾陈游都相生比者,不能获,主捕人容隐。若太岁月建日辰克制元武者,亡人败获。如元武反克之,即不可获也。课传内不见游都,则视勾陈克元武之神,亦获。若课得游子、斩关者,不能获。皆以克元武所乘之日为获期。又云:若元武乘空亡,或加囚死地,则难寻,或死于外也。)
逃亡附
《入式》云:他人逃走谓之亡,我欲避罪谓之逃。凡占逃避,当以日为人,辰为欲避之方。若日辰上所得之神与日辰相生比和,又得吉将临之,则逃去大吉。若传进可以前避,传退可以后避。传进退者,如用神是子,传得丑寅为进,得戌亥为退也。若用神生旺,可以远遁,若囚死,只可近潜。若用起魁罡,宜行;用得丑未,宜留。凡日干旺有气,可以逃避,宜往相生之方,可以安居无咎。又天盘戊己之下可以避难,或行或止,皆吉。戊己者,六旬中戊己位也。如甲子旬则戊辰己巳方是也,切忌飞廉、直符及天上六辛之方,不可往也,必见捕擒。六辛亦是旬中辛日;直符,甲日巳,乙日辰,丙日卯,丁日寅,戊日丑,己日午,庚日未,辛日申,壬日酉,癸日戌也。
凡遇歧路三叉,择何道可行者,正时视天罡,加孟向左,加仲向中,加季向右。若日干及用神直天驿二马者,宜有神助,可以往逃也。日干得空亡日鬼者凶,不可往。日鬼,如甲日申,乙日酉之类。
课逃时
忽觉逃人初走时,便将日宿以加之(日宿即月将也。)男藏男室宿离宫下,女往女星神后推(此法以当时之术也。郇注;以月将加此人逃亡之时,室宿在亥宫,有六里,两两一连,名离宫。初觉男人逃走,便向室宿亥下追之。女宿在子宫,初觉女子逃走,便往女宿子下追之。)又法今辰三合墓,以墓加时此法奇。魁罡临处藏其下,便往寻之莫用疑(亥卯未日以未加时,余仿此。郇注:三合墓者,寅午戌日以戌加正时,巳酉丑日以丑加正时,申子辰日以辰加正时,亥卯未日以未加正时。尊上君子人,即往天罡下求之,谓天罡是二千石,至尊上人也。若奴婢贱人,即往天魁下追之,谓天魁主奴婢故也。)
占盗贼
占盗先寻元武看,老少休旺定两般(有气少,无气老。《入式》云:以日干为失主,以元武为盗贼。郇注云:元武旺气贼少壮,乘死墓休囚气老弱。元武加孟形长,加仲中等,加季短矮。)阳即是男阴是女(郇注云:元武乘阳即男,乘阴即女。又云:天地二盘皆阳神即为男,皆阴神即为女也,)神将比和贼久安(或失物,即看男女老少,照家内失物定之。大贼不然元武所居神不相克贼不发。郇注云:正时元武所居神,上下相生相合,要元武自三传相生相合,贼居不败。若元武所居神下克上,更元武自三传上下相克害贼,即不安而败露也。)元武内战分赃竞(元武水,土克水内战,土加水上,主人告之,)日上勾陈自告官(日上见朱雀勾陈白虎魁罡者,贼自家出首也。郇注云:太岁乘白虎勾陈朱雀克制元武,其贼当在岁中败露。若月建上乘而克元武者,在月中败露。若在日干上乘而克元武者,当在早晚败也。若元武反制岁月日不败。又若魁罡作元武,而三传见功曹青龙六合太阴旬丁者,贼有神力相助,终久不败露也。)元武之阴须识取,名为盗者审斯奸(元武阴名盗神,阴与元武并行,阴神为元武居神本位是也。假令八月甲子日酉时,天罡为元武,登明为盗神,此又是例法。先以立例。郇注云:凡占盗贼,须视盗神者,盗神者,即元武之阴神也。假令三月乙亥日子时占,太乙加申为元武,功曹加巳是阴神,为第二传,即盗神也。又登明加寅是第三传也。盗神是功曹,其贼在东北方来往东南方而去也。乙日功曹为盗神,与乙同类,乃是亲族之人为盗。日上见大吉,不制功曹,支上见传送则能制功曹,传送金,到秋方旺,当在七月庚辛日得贼,余仿此。《入式》云:若盗神克日干,则贼伤主。)年上有神伤武盗,发使擒之且不难(郇注:捕人行年上神能制元武盗神者,贼可获。假令八月甲子日酉时占,天罡为元武,加酉,辰上登明为盗神,捕人年在午上见大吉作贵人,遥克登明盗神,其贼必败。或行年在未申上,有寅卯木遥制天罡元武,贼亦败矣。《入式》云:若日辰并行年上神克制盗神,并制日鬼,则贼易擒。若克盗神之神,又生日干,则获原赃。)盗去本家知伴数(假令登明为元武,但相去一辰为一人,二辰为二人。郇注云:假令登明作元武加辰上,相去六位,即六人为伴也。《入式》云:若用传日辰行年上见日鬼并武蛇多者,主贼多,)亥元生木树林间(经云:盗神所生为藏物处,登明亥水旺相即树林中,休囚在紫草中。土为盗,即瓦笼中。金为盗神,水中。火为盗,土中。火生在寅,所生处寻之也。郇注云:凡占盗贼窝藏之所,若亥子水为资神,水生木,即隐于山林树木、园囿之所。火为盗神,火生土,隐于田地坟茔之所。木为盗神,木生火,藏于窑灶冶铸之所。金为盗神,金生水,藏于江湖水泽之方。土为盗神,土生金,藏于砻磨山矿之所是也。)盗神朱勾蛇虎合,不死遭擒贼胆寒(郇注:凡元武之阴神作朱雀克元武,被吏所捕而败。乘勾陈、克元武,亦然。乘螣蛇克元武,贼自惊惶而败。乘白虎克元武,贼被伤杀而败,或自杀。皆以盗神克下,或遥克元武之阳神。此法必应。《入式》云:若盗神与太阴六合并者,有人藏匿,贼难捕捉。)更将元武三传算,上下俱阳是败端(三传元武所加处俱相克必败也。郇注云:正时元武三传下克上,中道迷惑,不求而自得。盖三传克贼,贼无依倚安身之处故易败。)克处不将赃物寄,生处应在此方攒(有一传不相克,是贼止处也。郇注曰;决贼盗藏赃物,以盗神决其所在。若盗神受下克,便不藏于此处。若盗神所在上下相生,即藏此处也。一云:藏于刑方。假令甲子日占,甲德在寅,子刑在卯,所盗之物藏于正东卯地,余仿此。《入式》云:盗神所在,即盗所在之处。如阴神上得神后,在北方,或水泽江湖之所;东有桥梁坟墓,北有水畔楼台,前有神庙,物藏水中,其家有女哭啼悲不明之事者,问而得之。大吉在北方,或州邑及风伯雨师神庙社坛、前贤将军之祠宇,仓库之所;若在外,远则桥梁平田之野,坟墓之所,或有田坪之类;人在其中。功曹在东方,春有林木之中,曲堤之所,有大木五七十二店,则枯朽竹木之所,沽卖之家,寺观之傍,藏物窖中,以草木覆之。太冲在东方,则有大木木,或竹木丛中,曲水遥环,寺观,其家能水土之工,车船之人。天罡在东方,隔冈,在岑峻之处,穴冢之中,东有池塘,傍有路,骸骨之地,或有蛇虫龙之迹,西有渔猎之人,其家册书彩画之象。太乙在东南方,窑灶之所,东有树木,夏秋有蝉鸣,春冬有马嘶之类,藏物于树下,其家师巫坛场。胜光在南方,炉冶作铁匠,大门侧有杨树,二门侧有马槽,物藏其中,或其家为马牙侩贩之人。小吉南方,隐伏新造土冢中,向东四十步内其中或有井,向因有人歌唱,或牧羊之家,奉鬼神,沽卖之处。传送西南方,近州县,必迎宾墙门阙之所,若远则冲要之地,大路之口,不然在邮亭马驿之所,其家能削砺金石之工,问而知之。从魁在西方,或地名西之类,金银坑冶之所,酒台之场,城市 ,或在娼门女户,或漆工匠家,以器为大小取之。河魁在西方州郡及营寨之所,聚粮之场,村高不在高冈,在垒土坟墓之所,人家有猪犬之圈,藏物楼台,人在其中,下贼奴婢兵卒之家。登明在北方,住居水边,冬在江湖之乡,点水地名,双溪双巷之所,有墙垣,其家曾为狱吏,物藏水中,内有楼台殿阁,前有一小儿赶猪,可问而得之也。)传若顺行贼游走,逆行乃知贼伏蟠。里数但看元武上,下上相乘数若干(子午九,丑未八,寅申七,卯酉六,辰戌五,巳亥四,上下相因,即知里数。郇注:凡元武顺行,其贼已行;元武逆行,其贼未行。又云:元武阴神在天乙前,贼已去。若在天乙后,贼未行。欲知道里远近,看元武所加神,上下相乘凑之,甲己子午九之类。假令功曹作元武加子,功曹七,子九,合言七九者六十三,旺相更言七十里,或三十里,休本数十六里,死囚减半,只言八里,故曰相则十之,旺倍之,囚死半之,休言本数,则远近可知矣。《入式》云:盗神旺相,则途远,休囚则路近,此责盗神又一法。)复视亡神天目星,贼居其下莫教惊。亡神旬内常居乙,还知甲戌在登明(甲子旬乙丑,甲戌旬乙亥,余仿此。)天目春氐夏居柳,秋奎冬斗不藏形(经云:天目所在为盗贼之处,万无一失。《入式》云:视亡神天目星,捕有声名大盗,可用此法。)干若来伤支上将,休问偷人何处停。支上阳神伤日上(四课克日上神,)寻究追求保十成(郇注:凡占遗失寻得法,日干之阴神第二课来克辰之阳神第三课,所失之物不可见也。若辰之阴神第四课来克日之阳神第一课,所失之物可见也。又一法,凡所失之物,不知何时者,即以初觉时,以月将加之,依常法用天将,若天乙并临日辰之上,克制所失之物类神者,即得;不然克制玄武亦得。若物类神与元武反制天乙,又日辰上神,不可得也。)太阴六合干支上,冥福佑之远登程(此二将加日辰上,有神佑之。郇注:凡六合加干上曰天门开,太阴加支上曰地户开,谓有冥福助之,亡盗难追。若魁罡加日辰曰逾关,功曹曰天梁,六丁曰玉女,天乙曰紫微,若在元武三传上,贼有神佑助,不可获也。《入式》云:常以勾陈为捕盗之人,勾陈克盗神易获,盗神克勾陈难获;勾陈生盗神则捕人纵贼,盗神生勾陈则捕人受贿;勾陈与盗神比和则通同隐容。又法:以初传为贼,中传为赃,末传为捕人。若中传旺相则赃物犹在。中传休囚及空亡,则赃物已分废无存。初传克末传为贼难捉。末传克初传则贼易获。若知捕盗日期,皆以克盗神,或克日鬼之日是也。伟堂按:《入式》此条,实是古法,而《心镜》未之言及,故附于此。)
占窝家
三传元武见螣蛇,即是囚徒丧祸家。十二干支皆有例,以例推之无有差。
见朱雀在长吏家,见六合在经纪亲情家,见勾陈在将军家及吏家,见太阴在老妇及邻人家,见青龙在长吏寺观家,见天后在少妇美妇人家,见贵人在仕官人家,见太常出入宫禁将相家,见白虎在孝子寡妇家,见天空在和尚奴仆家。《入式》云:凡元武之阴神,主盗匿藏之所,须看天官生旺囚死克制,断其获否。如得旺相贵人,上下相生,其盗逃在贵人家,或官宦势豪家,难捕。如上下相克可获也。如值死囚相生,士子之家。但凡相生则难捕。
螣蛇旺相相生,主匿豪富之家,虽多惊恐,而不可得;如相克则可得。若死气相生,必在过犯凶贼之家,惊恐而去。如相克则丧祸之家,或徒囚凶恶之辈,惊恐而得之。
朱雀旺相相生,主在贵人之家,或进士有势之家,难获。若相克,主在公吏之家,得之。如死囚相生,文书小吏之家,追求,相克或私兵部吏见信得之。
六合旺相相生,市人猾徒之家,必难获。相克则可得。若死囚相生,九流技术之家得之。相克依亲属妇女杂门户之家,私情密诱而得之。
勾陈旺相相生,权吏书生之家,难得。相克则在囚徒之家,为人报而得之。若死囚相生,故吏之家,为人所执得之。相克则丧祸之家,得囚徒执着而获之。
青龙旺相相生,贵人长者之家,或寺观中,不可得之。相克必争财物,饮食中得之。若囚死相生,主隐交游之家。相克则出入饮酒中得之。
天空旺相相生,干当主事之家,难获。相克因遗亡行动中求而得之。若死囚相生,下贱孤寒奴婢之家,勾陈得之。
白虎旺相相生,主在兵卒杂官之家,不可获。相克孝服丧家,求而得之。若囚死相生,囚徒贼人之家,可得之。相克棺椁丧门,或自欲杀害必得之。
太常旺相相生,善人九流之家。或出入宫禁,不可得。相克因酒食财物,交亲友中得之。如囚死相生,在僧道处难获。相克退藏囚徒,丧门孝服家得之。
太阴旺相相生,长者妇人之家,难得。相克则可得。若囚死相生,九流僧道尼姑巫医之所。相克在老妇人之家或可得之。
天后旺相相生,依妇人家,不可得。相克则亲戚家,或妻家,知踪迹。若囚死相生,妇人昆仲之家可得。相克在娼妓淫泆之家,因朋友而得之也。
附:占贼来方位
《入式》云:以盗神克处为来方,若盗神乘天驿二马者,越墙而来,无马则为穿窬(yú)而入。若盗贼乘戌亥,从虚空楼阁上而来。乘辰巳,则从坑坎水窦而来。若盗神与长绳、索煞并者,其贼悬索而下。长绳煞,正月起酉,逆行四仲。索煞,正月起卯,逆行四仲。
占疑何人为盗
此人在处好非求,而我亡财被尔偷。且将太乙加年上,其盗便看生何头。虚星若也为真贼,参宿加之莫漫游。阴神若此亦云是,无此何须皆怨仇,欲知失物何人取,阳是男儿阴女偷。老之与少看日辰,旺相休囚相举类。(元武有气人少,无气人老也。)其物贵贱若为人,此则专心寻元武。凶神入者是贫儿,吉神并者豪家子。(《入式》云:专视元武所乘,乘寅为公吏,卯为犯人,辰戌为凶恶军人,巳为手艺人或金银炉冶人,丑牛为旅馆人,申为过犯人,未为相识人,酉为金银匠,或财博酒匠,亥子为水族或水滨之人。与太岁月建并者,人多。末旺相豪家;值休囚贫窭(jù),兼前阳男阴女等断之。)
占同居人何人为贼
一家之内十人居,一人失物九人吁。未知盗者定为谁,欲占先以将加时。若有人年元武下,此人为盗盍疑乎?
官讼门
尊卑胜负
论讼四般看胜负,尊卑先后各区分(《入式》云:先论尊卑主客,以日干为尊为客,支神为卑为主。若外人论其先后,以日干为客,乃先起之人;支辰为主,乃后对之人。凡自逢休墓死者,皆遭罪。)干克支为尊有理,(干克支上神尊有理,《入式》云:干克支上神者尊上人有理,及客胜利先起之人。)支克干兮卑得伸。(支克干上神也。《入式》云:支克干上神者,卑下人得理,及主胜,利后对之人。)用神克下宜先起,下之凌上对无迍,(《入式》云:用神上克下先起者胜,下贼上后对者胜。)上下比和为解散。(《入式》云:若干支上下神将相生相合,无克害者,讼不成,有解散休和之意。)传中休气必遭刑。(《入式》云:用传又为勘官,克日利主,克支利客,郇注:正时三传中逢休气者,主遭刑责也。)末传囚墓皆遭责,死气终传被害身。(郇注:三传末传逢休囚死墓气者,必遭刑责,此乃论今日之乘死气也,凡占讼不宜见天狱煞,主拘系之灾。如春占小吉加寅之类,天狱煞者,春未夏戌秋丑冬辰。◎◎《入式》云:若用传见太岁事必经年,见月建事必经月,方得了决,又看官鬼四绝,以官鬼囚死之日为休期,见四绝了当,四绝者,寅卯绝在申,已午绝在亥,申酉绝在寅,亥子绝在已也。)若见太阴来入卦。与日相生可首呈。式内凶神何者是。魁与罡为亥与巳。日辰年上若相逢,定知囚系遭笞棰。
占忧系出狱否
论讼未休忧被系,囚气须徵关钥神。用关终钥无凶咎,用钥终关主禁刑。关若季后钥前孟,如夏关辰钥在申(凡入传或加日辰年命,先关后钥者,已禁即出。先钥后关者,再入。如未囚而先见钥,入而复出。◎郑据《六壬集要》补正,三四两句并此条小注,郇注“关神春丑夏辰秋未冬戌,钥神春巳夏申秋亥冬寅是也。”)关即为囚钥即放,传用临年加日辰(郇注:凡占讼,关神临年命日辰上者,或在末传者,必囚禁。钥神临年命日辰末传上者,囚系必出也。宜详之。)传终日墓还遭狱(谓用末传入,末为入狱。◎郇注:墓神在末传,必囚。《入式》云:如甲乙日未为墓,临末传是也。若破碎煞更乘金神、木神加年命日辰上者,亦主有囚禁之灾。《入式》又云:课见天空加日辰,或加年命,或发用见勾陈,发用克日辰,用传见天狱天牢,或临日辰年命者,必入狱。天狱煞见前。天牢煞,正月起丑顺行十二支是也。)初墓传生不系身(即为出狱中。◎郇注:初传日墓,末传长生,为出狱之象。《入式》云:如甲乙日未为初传,亥为末传是也。又云:若已被囚系者,用传见钥神、德神、解神临日辰年命者,必释放。要不落空亡,不值刑冲破害,方得。德神,甲己日寅,乙庚日申,丙辛日巳,丁壬日亥,戊癸日巳。解神,正二申,三四酉,五六戌,七八亥,九十午,十一十二未。)斗罡临日须臾解(斗罡蔽日,囚出狱也。《入式》云:凡被囚系者,若斗罡加日辰即出狱也。若与今日比者,出而复入。又云:天罡加孟未放,加仲在旬日之内,加季在三日之期也,)时值伏吟犹滞人(伏吟主不出来。郇注并《入式》云:若得伏吟,又主迟滞。)
占罪轻重
即系须知罪重轻,勾陈系日辩分明。(伟堂按:《心镜》原本,本作“系日”而《入式》与《通神集》改为“系处”,非也。盖“系日”二字,出于《龙首经》,言初系之日也。)如来克日难分诉,日克勾陈讼必听。(或不参初讼日,即看今日上神。◎伟堂按:原注“能”字当是“知”字之误。观此可见第二句当是“系日”也。郇注云:勾陈克日干客败,勾陈克支辰主败。克干尊长失理,克支卑下失理。若勾陈克日辰,主两败,讼难息。若日辰并克勾陈,两和不争讼,事得伸也。伟堂按:《龙首经》云:以初系日占之,勾陈所居神贼系日,即论罪也。系日贼勾陈所居神者,不论罪也。此《心镜》之所本也。)勾陈系日为同类,羑里拘囚见久停。(《龙首经》云:勾陈与系日同类为系久。郇注云:勾陈与日辰为同类者,讼主淹留迟滞也。)勾陈作虎同伤日,获罪须当主戮刑(勾陈阴作虎者,主凶也。《龙道经》云:传勾陈之阴得白虎,折虎所居之神与勾陈并贼其系日者死。《入式》云:若卑对尊事,犯重刑之人。再不会主客彼我断,只以日干为占者之身也,切忌勾陈之阴神作白虎,更带亡神凶煞克制日干者,必至重刑也。郇注略同。)勾阴若是为天乙,生其系日放疏情(《龙首经》云:勾陈之阴得天乙,天乙生系日日辰者,为贵人救之也。《入式》云:若勾陈之阴神作天乙,复生日干者,如遇长生,则罪得免,不至罪重也。郇注同。)勾虎二神俱不旺,日辰有气献书呈(郇注云:勾陈阴阳二神或勾虎二神俱囚死,更在无气之乡,不能为害。若日辰俱旺,更在有气之乡,可进状陈情雪冤。《龙首经》则云:传勾陈得系日子母者,人将哀之,可为上书也。假令七月己卯日辰时占,传送为太常临巳,神将不相刑。又秋令传送金旺,天罡为勾陈加卯,阴神得太乙火生干,是传得其母也。大宜投词诉辨。)朱禽带杀伤年命,或克干支罪亦成(郇注云:凡占官讼,切忌朱雀带凶煞并克日辰年命,其罪亦成。《入式》云:若发用见白虎、勾陈、朱雀克日辰年命者,有罪。若太岁、月建刑日辰年命者,有罪。凡三凶神、岁月五件俱来刑克者,族犯。四五重刑克者,死。三重刑克者,流配。二重刑克者,徒。一重刑克者,鞭杖而已。若三凶神化为吉神,为救神有解。若三凶神递互相化者,无解。化者,乃阴神也,本神所乘之神地盘上所得之神为化。)
占何罪
日刑遭罚月刑杖,岁刑疾病泣惺惺。二刑徒流三弃市,一刑笞罪不虚陈(郇注云:凡言刑,今日三合中刑最紧。寅午戌日午,巳酉丑日酉,亥卯未日亥,申子辰日辰。以上俱为正刑。午日用午,酉日用酉,亥日用亥,辰日用辰,皆为自刑。如克日辰年命者,必有刑名之罪。又日十干刑,甲刑申,乙刑酉,丙刑亥,丁刑子,戊刑寅,己刑卯,庚刑巳,辛刑午,壬刑戌,癸刑未。忌克日辰年命。如犯者,有罪刑。又云:官星带刑来克日辰年命者,亦主犯刑也。甲用辛为官,乙用庚为官,壬用己丑未为官,癸用戊为官,辰戌亦为官。余干仿此。假令癸酉日,戌加癸,午加酉,戌是癸之官星,癸合在戊。缘戌中有戊,是两重官星来刑来克今日癸干。又戊癸化火,火刑在午,今午加酉,是日辰交互,官星带刑煞来克,主犯罪刑,刑必不轻也。其余三字刑、二字刑,乃是常刑,不及前刑凶也。)事关明敕神同岁,理涉州司月建并(郇注云:月建用事,讼涉州县,传见天罡,讼涉监司。传见太岁,事干朝廷。凡天乙临辰戌,主移司换狱。)青龙岁月建为用,恩赦来宣放汝生(一云天后与今日干相生,有恩赦。一云,岁月日用,有恩赦。◎◎郇注云:青龙、天乙、天后作太岁、月建,乘天喜、皇书、天德、天马、驿马并临日辰发用,上下相生,皆主赦宥之象。天喜,春戌夏丑秋辰冬未。皇书,春寅夏巳秋申冬亥。天德,正丁二坤三壬四辛五乾六甲七癸八艮九丙十乙十一巽十二庚。
大六壬心镜卷七
疾病门
占疾病生死
占病如何辨死生?先推白虎与谁并。假令今日干居水,土神为虎病难醒(《入式》云:以日干为病人,以支辰为病及寝宅,以鬼为病,以白虎为病神,以用传为医药,详视白虎所乘之神,与日相生则愈,与日同类痊迟,克日者难痊。日克辰为人克病,易愈;辰克日乘白虎为病克人,必死。假令壬戌日占病,戌乘白虎克日,药不能效。若年命又受克者,最凶。)次看六般来入墓,细推端的自分明。火日用神怕见戌(日墓发用一,一云身入墓。如九月用起火神,六月用起木神,三月用起水神,十二月用起金神,为身入墓也,)恶见河魁覆丙丁(日墓加干二,一云魂入墓。若丙丁日戌加丙丁之上者,为魂入墓也。)戊己木神居未上(日鬼加鬼墓之上三。戊己日木为鬼,寅卯木神加未上为鬼入墓也。)壬癸水神辰上停(日干入墓四,水墓在辰,壬癸日亥子加辰上,为日入墓也,)申酉二支逢丑位(日支入墓五,庚辛日酉加丑为支入墓也。伟堂按:庚辛当是申酉日,字下亦当脱去一“申”字。)行年三合梦魂惊(行年入三合之墓六。凡人年在午,或在寅,若胜光功曹加戌,谓之三合行年入墓,皆主难痊之象。◎◎原注多脱误,今据《入式》并程鹏南本校正。)带杀虎并来入卦,值此之时不减平(《入式》:用加地盘墓上,为用神入墓,行年上见墓神为行年入墓,及日干入墓,皆凶象也。若白牙乘浴盆、丧车、死神、死气、魁罡、寅卯辰巳、三坵、五墓及临日辰年命者凶,三传克日干凶,三传落空邙者说凶。日干上神克白虎者病愈。支上神克白虎亦愈。若日辰及年命上见天喜、天医、地医、生气、日解,或在用传者,皆主凶中无伤害也。)白虎所乘兼旺相,逢克行年必命倾。凶期鬼日将为准,甲乙占忧辛及庚。(虎为死神死气克行年上神,尤凶,凶期则以鬼日定之。◎◎《入式》云:占病切忌传入鬼乡。如甲乙日占传见申酉,或临申酉之乡,谓之传临绝地,不得愈也。)干支作虎忧今日,若立他辰数计程(《入式》云:若白虎作鬼临今日支干,或辰作白虎遥克日干,并忧在今日也。若在别处,死在他日。又云:以正时加太岁上,看白虎临何位。如临太岁上,死在岁中。在前一位,死在来年。临月建上,死在月中。在月建前一位,死在后月也。临日干上者,忧在今日,若在前一辰,死在来日。二辰当在后日死也。皆以白虎所临之辰定其日。更详凶期,鬼日及本命绝墓之日,课休囚日推之,如甲子金人,子丑寅日之类。)
重详害气
丑是墓田寅卯椁(guǒ)(《入式》云:又忌丑为墓田,如庚辛日占,以丑为用,临日辰年命克害者为墓田煞。寅卯为棺椁,若戊己日以寅卯为用,临日辰年命克害者,为棺椁煞,)浴盆加季四时终(浴盆,春辰夏未秋戌冬丑。元武乘浴盆为浴盘见水,大凶。一云:若壬癸日并值白虎,谓之浴盆见水,占病必死。)魁罡又生锹锄煞(丙丁日天罡作白虎加日为锹锄煞,辰中有墓水克日也。壬癸日天魁作白虎加日辰亦是,)轸宿丧车不要逢(轸宿,太乙巳也。丧车,正未二辰三丑四戌逆四季。又丧车煞云,春从魁夏神后秋太冲冬胜光,加人年命大凶。)元辰本命加年上(元辰即是毛头煞。《集要》云:元辰须分阴阳前后,如甲子生人,男看子对冲午前一辰未为元辰,女则后一辰巳为元辰,占病大忌。伟堂按:《消息赋注》:元辰煞,阳男阴女在冲前一位支辰,阴男阳女在冲后一位支辰,)白虎并临主大凶(《入式》云:又忌白虎加元辰本命上,元辰本命,当生禄也。如甲子生人,甲禄在寅为元辰。若功曹为白虎加临子上大凶。伟堂按:《入式》此注不知何据,姑存之。)虎若阴阳伤病日(虎之阴阳神与白虎同克起病日,或克今日干者,必死。伟堂按:此法出《龙首经》,病日,谓初病之日也。)死神来追更不容。(又云,天上死神临墓,并行年及日辰上,大凶。死神,正月在巳,顺行十二支辰。元武临浴盆元辰者,为浴盆盛水,未为四时墓煞,白虎阴神自克白虎所乘神,病者必不死。)
占病形状
白虎乘金遥克木,病入肝经风骨疼(金克木,故肝病也。郇注:白虎乘金克木,病入肝经,或眼目病、风病,或筋骨难舒及疼痛之症。)木神为虎遥克土,病在脾家入胃经(郇注:白虎乘木克土,主脾胃有病。若白虎上克下,或上生下,或上下比和,其病多在外,是患疮疽之属。)水作虎神遥制火,病在心家寒热因(郇注:白虎乘水克火,主心经之病,或瘟疫时气,寒热疟疾之症,或心中发躁,咽喉之疾。)白虎火神遥克金,病传喘满吐红惊(郇注曰:白虎乘火克金主肺经之病,或主喘嗽吐血尫瘦惊恐。)土神为虎遥克水,男女肾经血气萦(郇注:白虎乘土克水,男子主下部肾经之疾,女子主气血不顺,或经脉不调,或为男女泻痢之疾,小儿吐泻之病也。)白虎所乘依此别,如逢元武水虚羸。支有气时人呕吐,干同虎类久淹疲(干与白虎比也。郇注:凡占病症,皆取白虎乘神决之,万不失一。若虎上克下及上生下,病多在外;若虎下克上,或下生上,病多在内。)
又:
用金终木传流血,用木终土主痈疽。用水终火寒兼热,火金尫瘦或疮痍。土水淋漓当腹急,五行相克逐情推(此皆用起及传中定。《入式》云:以用神上得天将二者所属五行消息论之。)本命上神依此论,如逢子亥肾衰羸。元武体虚为水疾,天空下痢更何疑(水肾木肝火心土脾金肺,各分主也。《入式》云:日干生支,或生三传者,病皆自取。四课不全,脉气虚弱。)
占何鬼祟
传中有鬼伤今日,看是何神作祸殃。木主绞刑修造害,金为伤死及神堂。火并五道城隍灶,水则河官测北方。土化宅神须祭祀,螣蛇朱雀道途亡。虎为兵役勾陈吏,天后女姑为怪详。贵人神庙并先祖,新化只缘因太常。
传中有今日鬼者有祟,无鬼者无,若鬼带空亡者无。看鬼临何位而断之,临木主自缢,或因修造致祟;临金为刀伤鬼,或神为祸;临土宅神土神作祸;临火灶神五道,或城隍为祸;临水淹死鬼,或河伯水神为祸。又云:以鬼上天将辨之,鬼上得贵人,乃天神及神庙家亲;得螣蛇乃道路之鬼,及五道邪神,客死道路者;得朱雀,乃野死鬼,及咒诅社庙;得六合自死鬼,及司命、芒神;得勾陈,吏卒鬼及土神,并路头兵死,或客死鬼被人带来;得青龙,贵人鬼,及司命愿神;得天空,无鬼,及无辜罪死,或半空游走邪神;得白虎,兵死鬼及刀伤客死,或痨病死;得太常,新死鬼;得元武,盗贼财帛鬼,及坠水而亡,或泻痢之鬼;得太阴,绝嗣鬼及血亡之鬼,或神佛不敬所致;得天后女子鬼及少亡者、产死者。◎◎此条小注据入式并程鹏南本恭校。

传中逢鬼落长生(己月见木,传见今日,)婆神五道祟兮吟(看今日之鬼临于长生,为五道婆神。)沐浴河官水中鬼(河伯水神,)冠带家堂香火神(宜修功德。)临官词讼曾留愿(鬼临临官宜还愿心,)帝旺家先土地并(鬼临地旺旺相则为家先祖宗,或土地;休囚则为自死邪神。)衰死木下山林鬼,病则家先坟墓灵。死墓先亡公伯祸,绝为流荡客伤惊(鬼临绝,为路头客死。)胎因产死养神庙,此法推详理最精(以上总以日鬼所临定之,又看日上神发用是外鬼,支上神发用是内鬼。)
占求医药
日辰月建前居二,此是天医对地医(假如甲子日占,前二寅为天医,对冲申为地医。◎此原注郑据《六壬集要》补。)今日救神同克虎(今日子午,次辰为救,)应当退减必无疑(郇注云:若日辰年命上神克制白虎者,其病即愈也。)医神是土宜丸散,水须汤药火灸之。金针木药看其类,莫向魁罡下请医(郇注云:魁罡之下,不可求医,宜往德神、生气之下求医吉。《入式》云:天医、地医、生气,此三方避病亦吉。◎又郇注:论脉之形状云:三传俱阳,其脉浮;俱阴,其脉沉。二阳一阴,其脉紧;二阴一阳,其脉缓。三传俱旺,其脉洪;中传空亡,其脉芤(kōu);伏吟,其脉涩;返吟,其脉滑。四课不备,其脉虚。天乙顺治,气必顺;天乙逆治,气必逆。《入式》云:阴气病多在右,阳气病多在左。其余俱同郇注。)
占瘥期
医药如何辨瘥因,行年之上有何神。天乙所乘皆旺相,伤其虎鬼不成迍。假令白虎来伤日,天乙宜临日与辰(郇注云:白虎作鬼遥克干,天乙乘旺神立在日辰上反制白虎,必愈也。)虎落空亡及有德,与日相生不损人(郇注云:白虎不乘旺相,又落空亡、三合、六合,与日相生,不为凶也。《入式》云:日干旺相有气者,其病轻。三传制鬼克虎,病虽重有救。)子日作期为退限,还如戊己瘥庚辛(郇注云:凡言病瘥之日,戊己日当在庚辛日也。《入式》云:以制鬼、制虎日及鬼虎囚死日为病瘥之期。)

行人门
占行人归期
思望行人久不归,须凭运式以占之。日月二门为发限,阴阳二至算来期。东与南行酉为限,西将并北转卯为(《龙首经》云:必当视行人所至之地。如在东方、南方,以酉为限,以子上神为至期。在西方、北方以卯为限,以午上神为至期。又一法云:居外望内人,以夏至辰之阳神;居内望外人,以冬至辰之阳神。若临今日日辰及临今日干之本,中末上皆为来。假令夏至以卯,卯之阳神太冲,今日丙丁,太冲临寅为本,临午为中,临戌为末,皆为来也。假令太冲临午,当以丙丁巳午日至月期五月。)假令行人身在戌,天魁临亥始装衣。何为半道应相会,转在东方立卯箕。午上功曹甲相见,大吉戊己是归期(天魁加寅地,午上见功曹,是居甲。天魁加卯地,午上见大吉,戊己日是到日也。《龙首》经云:假令望酉地人,从魁加戌为已发,加子为半道,加卯为得限,当来。以午上神为至期,午上神得神后,以壬癸亥子日至。假令望巳地人,太乙加午为已发,加酉为得限,当来。以子上神为至期,子上得传送,则庚辛申酉日来。假令望寅地人,功曹加酉为来,望申地人,传送加卯为来,望子地人,神后加卯为来,望午地人,胜光加酉为来,皆以子午上神为至期。)又取用神三合至,子午上干将配支(宜用神三合支,以辰上所得神为至日也。伟堂按:《龙首经》不载此法,用神当是初传看用神之三合神,在子午上否,如在子午上,即以其神为至期。双按《金匮经》云:占行人以生旺为至期。假令壬癸日用起水神,则申子日至。若发用起天罡,为遇墓,遇墓即止不来。《史苏经》云:卜外人,以生旺而至。卜家人遇墓亦至。《集灵记》云:凡望行人,以甲乙日占,用得巳午神者为向日,向日将至,;用得亥子神者为背日,背日不来。《苗公达断经》云:发用在今日支前,便看天上所临之神为到日。若发用在今日支后者,不须看天上所临之神。盖未来之兆也。以上所引皆非三合至之本义,特因用神而兼及之。)或不知方千里外,即视行年限度推(或不知所在,或在千里外,看其人行年临处,得限否是也。◎◎伟堂按:以前十六句,皆未言及类神,而郇注悉以类神注之,似混,故尽移于后幅。此二句注云:若行人在千里而之外,不知方所,即视其人行年临处,便为方所。假令行年立亥,登明加卯,其人临限已在路矣。若登明加午,谓之临至,即至矣。一云:初传在天乙前,末传在天乙后,为来。末传临卯酉为来,大煞乘驿马为来。如末传空亡墓绝者,不来也。)更看其人详物色,神将为名皆可知。太常衣服兼娘父,六合媒人孙与儿。青龙朋友钱夫婿,天后神后是妻姬(天后妻,神后姬。)太乙太阴兄弟位,勾陈兵吏甲毛皮。天空酉戌鸡奴婢,白虎病人丧柩悲。元武阴奸并盗贼,朱雀官吏辨征追。功曹狸豹贤名道,传送刀兵僧与医。太冲驴兔舟车木,胜光獐鹿马兼麋。小吉雁鹰羊酒等,登明必是豕熊罴。此类悉皆求限至,课传逢类更无疑(伟堂按:此二十句,方言及类神也。郇注云:凡占尊上人,视日干,仆视天空、天魁,奴妾视太阴从魁,僧视太冲,道士视功曹,医视传送,妇女视天后神后,军吏视勾陈,文书视朱雀,吏视功曹,盗视元武,求财视青龙,各以其类占之,无不验矣。
又有六样之说,生日干为父,生支辰为母,与日干比者为兄弟,与支辰比者为姊妹,日干生者为子孙,支辰生者为女、孙女。日干克者为妻财,其义有三:曰妻,曰妾,曰财,各有其类。旺相合者为妻,旺相不合为妾。囚死比为近财,囚死不比为远财。克日干者为官鬼,其义亦有三:旺相相生德合为夫婿,或为官星,主官员之象;囚死囚克为鬼,六畜、金银、衣服,各有其类。马视胜光,牛视大吉,鱼视天罡,衣服布帛视太常。
以上各类神临限在路,临至即至。假令其奴在外,当视天魁,天魁临亥,其奴欲动,始有归意。若加寅卯之上,其奴临限,已在路,午上为至期。假令戌加寅,即午为功曹,当在甲乙寅卯日回也。戌若加卯,即午为大吉,其奴当戊己日归,余仿此。
若行人类神不临限至,即看用神三合,在子午上有无决之。假令占文书视朱雀,若朱雀乘寅加戌,卦得炎上,即天魁加午,谓之三合神临至,故曰三合之神至也。
若类神不临限至,用神三合又不临限至,更难定归期,即视今日支前四神。假令正月丁亥日寅时占文书,日支亥前四位是寅,寅上见亥作朱雀,其文书当在寅日至。
凡言支前四者,须要类神在上,若无类神在上,不可以此推之。
又按:“课传逢类至无疑”之句,可见课传不可丢也。乃郇注未尝言及类神入课传,何也,其言课传者,惟曰初在天乙后,末在天乙前,行者来也,此语又与行年度限内,小注相反,又曰:“末传为行人足,临卯酉主至也。”又曰:“驿马乘神传归支上为来也。”凡驿马在传,主在中途行,是皆未言及类神二字,岂得如此课象,可以不视类神欤!至《入式》则云:以日干为行人,以支为宅,干上神相生合比,值三合六合者则归。若刑冲破害未归也。干克支则归,支克干未归。占得伏吟未归,天盘上行人年命临地盘日支,近者将来,远者未来。若用神在今日支前,则来;在今日支后不来。如子日丑寅为前,戌亥为后,若用神在支前,则视天干所加地盘辰为到日也。若用见游戏神临孟不来,临仲半路,临季即到。若二马入传,或临日干,则在中途行。马若临支则到。本命及进上发用来,时归日辰上来,阳日伏吟顺传来,逆传不来,阴日伏吟传逆来,传顺不来。游神,春丑夏子秋亥冬戌;戏神,春巳夏子秋酉冬辰。此皆未释《心镜》本歌之意,特因郑本而说附之。)
不知存亡远近
前课术虽谈限期,存亡远近未曾推。有人一去无消息,乃向行年临处知。年立寅申意不返,巳亥本乡心尚依。处季必为他邑鬼,乘仲前途抱病羸。临北临南知所在,相生相克辨安危。
以行年临处为所往之方,以行年上之上神为从何方还家,以行年临处上下相乘言其道里多少,须按旺相休囚以增减。◎《入式》云:如行年是申,申临子,其人在北方也。如行年旺相与方上神比和相生,又带吉神者,其人在外平安,求立家业。若行年囚死,又被方上神刑克,更带凶神,其人在外,非死即病也。又看行年临孟,则生。巳亥有归意,寅申无归期。临仲则病,临季则死。又看行年上所得之神,与日上所得之神相生者安,相克者凶。又视行年之神,若在支上二课发用,或入三传者,必来之象。若不入传,与支不和者,终不能归也。又视末传上克下才动,下克上将动,上下相生不动。若末传是今日干之绝神,即有来意,亦不可必也。伏吟三传顺,柔日不来,若刚日伏吟其来速。郇注云:假令亥为行年临午上,其亥水死休,被下旺火煎熬,必主南方抱疾,他皆仿此。
三千里外将军下,千里须教看岁支。五百只应求月建,百里干临五十时。其下悉皆看限至,日月精详意决疑。
此知行人之方所,奈久无消息,故用此法推之,三千里外看大将军煞,千里外看太岁,五百里外看月建,百里看天干,五十进而看正时。以所看之神加卯酉为在路,加子午其人早晚即至。若末传是日干之绝神不来也。大将军煞,寅卯辰年在子,巳午未年在卯,申酉戌年在午,亥子丑年在酉是也。
更看游神春在丑,秋亥冬戌夏子为。加孟未来加仲发,季上相逢不久归。
凡占行人,类神不临限至,难定归期。如类神即作游神,便看其加何处,言其何月日归。若类神不作游神,亦难期也。
复有亲情不相见,欲得他来慰我思。乃用戏神看立处,依法推求决速迟。戏神春巳秋居酉,夏子冬辰各取之。
凡戏神加于天干同类之上,为外亲表亲;加于支同类之上,为内亲己亲。假令甲子日春占,巳为戏神,加卯乘朱雀,卯与甲干同类,此是外族表亲,当卯日至也。不然定有书信至,以朱雀为文书故也。
推将军法
孟以胜光仲以未,季将传送加太岁,当于罡下访将军,动土修营皆不利。
但凡占行人推将军法,看到之日,如度限了方用此,不度限不用此也。三千进而外将军下者,是以杀临处为至期。将军三年移一宫,如寅卯辰年在子,巳午未年在卯,申酉戌年在午,亥子丑年在酉。临子即子日到也。千里看岁支者,如未年看未临甚处,为至期。五百里外看月建临甚处,一百里看天干临甚处,五十里看时临甚处,即为到日是也。更看游神 地轮法用,须看天罡,如日辰为到,加孟未,加仲发,加季至。如不见天罡,即看游神,发用者归也。余处差慢不见游神,可以度限。
近出何时归
有人暂出何时归,从出门时加日支。亢星之下辰应到。(亢星是天罡也,)或见贵人临即归(天罡与贵人加日并,主到。)天罡加季门前待,占值伏吟相见迟(郇注:若近出之人,以日前出门临行之时,如今日支上视天罡所临为到日。亢星即天罡也。若贵人加今日支辰上者,即时至也。)
又,占来期迟速
来人问信知时辰,对宫起子顺排轮。数至天罡方可住,别其孟仲季分明。若加四孟未归意,加仲在路季至门
如巳时人来问信至否,便以巳时对位亥上起子,顺地至天罡,天罡加卯,卯是仲,信已在路。
定行止及水陆路安危
拟出门时定行否,须看行年与日辰。太冲传送魁罡立,或在时前定涉程(郇注:正时见卯酉申在日辰年命上,或以正时支前,皆主定行。居时后未行。◎《入式》云:以日干为去人,若关墓加日干,则不能动。若年命上所得之神冲破关墓神,则动矣。若天将入庙,如天乙乘丑之类,及日干见空亡,即不能动。得伏吟课不动,魁罡加日辰则不得已迫促而动,三合六合临日辰,虽动迟。若日生传墓,其动必速。)年上日辰逢旺相,斗罡加季往无迍(郇注:用日二课传阳,相气必行;用辰二课传阴休气不行。天罡加季神在外必主行。《入式》云:日干旺相或上得吉将,或生日支神则往之吉。)去时干吉宜行陆,支吉何妨水路行。太冲切忌逢蛇虎,船覆车翻必损人(郇注:太冲主车船,在土为车,在水为船,不宜见蛇虎,主凶。《入式》云:值符、往亡、天车、飞廉、天地转煞、劫煞、游都、鲁都、螣蛇、白虎、勾陈、朱雀、空亡、日鬼加临日干,或入三传者,皆不宜动,则凶。日值符必主口舌公事,与凶神并,尤甚也。

天时门
占天晴否
久雨何时用即晴,巳午螣蛇朱雀并(日辰上发用,见火土神将晴,天空晓晴。)三传皆土云应散,天空晴霁映山岑。龙若乘旺金尚阴,火神临处是晴辰(从今日至火神临处为晴日,即螣蛇下是也。《入式》云:占阴晴日时,以所临地盘是也。假如巳是晴神临地下未,即未日晴也。晴神,子日在午,丑日在未,支辰对冲之位是也。)
阳即为晴阴即雨,积阴欲霁观阳主。丙丁生旺发用时,壬癸休囚晴可许。火神不越东南路,蛇雀又来头上住,须更皎日见晴空,纵有余阴无着处。
占天雨否
占风候雨征龙虎(云从龙,风从虎),用起兼看日与辰。有气带刑来必速,休废空亡略洒尘。子卯相加救枯穗(子为云,卯为雷),玄合立传兴涸鳞(玄武六合有雨)。白虎若来乘亥子,雨尚连绵未肯晴(《乐产神枢》云:龙虎神有气则风雨生,雷电并有大风雨也。)
占水涨退否
水涨伤禾忧杀民,进退加时看日辰,支伤吉干涨犹速(诸本作“干伤支兮涨犹速”,今据《通神集》改),支吉干伤退因循。日辰俱损须臾退,并不相伤水稳平。(日辰无克,水无进退。◎此原注,伟堂据程鹏南本补入,玩此原注,则知第五句,一本作“日辰俱旺须臾退”者,错也。又第六句,一本作“并不相伤及旧痕”,此则无关紧要者矣。)


杂课门
访人见否
欲往前程寻访人,看他居处对何神。神上值方临用合,三六相呼见且欣。(其人居方上神与用神合是也。郇注云:凡欲访人,要正时用神与他居方作三合、六合、相生,人情喜美。)假令其人居戌地,用起加之卯午寅。(卯戌六合,寅午戌三合,兼宜日辰用神加之。郇注云:假如欲往西北方戌地访人,若正时用卯,相见必喜。谓卯与戌六合也。如用神是寅午,亦相见必喜,谓寅午戌三合也。又云:以今日支所临下辰合日干与三传,即得相见。若天空、旬空、落空,虽合不相见。)天头地足来加日,(戌为天头,巳为地足。郇注云:戌为天头,巳为地足,二神临日主相见。又云:头加足得见,足加头不得相见也)斗罡加孟也相亲。(《斗罡占》云:加孟神在内,访人在家。郇注云:斗罡加孟在内,加仲在门,加季在外,不得相见。)胜光神后宜相待,从魁路上叙殷勤。小吉合时家饮酒,(甲乙日用传小吉主醉也)昴星伏吟必藏形。(柔日昴星,是人自伏藏不见也。郇注云:子午是二至神,其人在外宜待之,得见。酉为门,又为限,人亦在外,主途中相见。若小吉乘青龙加日辰之上,其人在家饮酒,若值昴星伏吟,其人藏匿在爱,不得相见也。)
期人来会
与人期约同游此,未知已过未曾来。斗系支干及临仲,直须相见不须催。斗在日前加季上,期人前去赶难回。(此皆在道占之。)更值昴星伏吟卦,在家不出莫疑猜。(斗罡在日前已去,在日后未来。◎此原注,据《入式》补入。郇注同《入式》。又云:占得绛宫亥加仲时未至,明堂子加仲时必会,玉堂丑加仲时已去。
又占人行,辨前后云:以月将加时视胜光所在,天乙前为伴在前,天乙后为伴在后。)
在客忧家
日久离家思虑攒,日辰之上发疑端。朱雀口舌兼忧火。元武阴私贼盗奸。勾陈刑斗虎衰病。螣蛇惊怪太阴安。六合青龙欢局席,太常天乙客来看
郇注:以日干为占者己身,以支辰为宅。若支辰乘凶神恶将,主家中灾异。乘吉神良将,家中必有喜庆也。
占主人善恶
为客不知主人意,善恶难分未敢投(《通神集》作:征途日墓前程远,欲寄安农恐主谋。)辰是主人日是客,彼此相生便可留。(辰与日相生吉居,值旺相,是长者,客可住。◎郇注:以日为行客,以辰为主人。若日上乘凶神恶将,遥克辰上者,客意不善,主人不可留。若辰上乘凶神恶将,遥克日上者,主人不良,客不可留宿。一云:年命上乘凶神恶将,亦不可住。若乘吉神良将,必遇长者之人,可以留住也。)登明天空将诱我,魁罡蛇虎更堪忧(元武是贼)。从魁胜光宜急去,神后加临莫逗留。(郇注:支上乘登明、天空,是贼家,必来奸诈引诱。支上乘魁罡蛇虎,是最恶之家。支上见胜光从魁,亦非善主。凡遇此种神,皆不可住。神后为厌翳不明、遗亡之神,若加年命之上,亦不可投宿。伟堂按:此小注“年命之上”当作“支辰之上。”)。
客寄物可纳否
有客来投寄来时,不知彼意欲何为。辰上阴神看善恶,遥克干神必败危(辰上阴神,第四课神也)。更视支神所临处,此处神伤日不宜(假令七月丁巳日子时,火神太乙也。太乙巳加子,子水克丁火,支辰下神伤日也)。问其事发缘何故,当用天官以决之(郇注:凡有人来寄物,皆以日辰决之。若日克辰上神可留。若辰之阴神即第四课上神克日上第一课,不可收,其物必贼赃,后必败累主也。若辰上神克日上神,亦不可留)。
谒贵人或有所求
谒见尊官何所宜?青龙小吉可投伊,斗罡加孟所求获。加季空回仲待之(日辰相生,彼我见喜,相克见不喜。又日辰上神将吉,如青龙太常六合所求必得。若神将不吉,所求无也)。
人情虚实
彼有人来未得真,加时细看日兼辰。辰上有神伤日上,来者言辞不妄陈。日为来使辰为我,干若伤支是妄因。阴空蛇虎魁罡立(立在日上),六将临干必诳人(若传凶事,视白虎与今日比,即是实。若占吉事,视青龙,与今日比和是实。◎郇注:凡占虚实真伪,先视干支,若支上神克干上,视其事可信。若干上神克支上神,不可信。太阴、天空、螣蛇、白虎、天魁、天罡临日干并是虚诈不可信。空亡、涉害入传用皆虚。天罡加孟可信,加仲半实半虚,加季全虚不实。返吟人情相背。若申辰作朱雀言多奸诈,不可信。若传凶事,视白虎,与今日相生比合即是实;若传吉事,视青龙与今日相生比合即是实)。
占酒有无
我有佳宾欲就沽,问他有酒又疑无。从魁加孟今方酿,临仲醇香季竭枯(《入式》云:以正时视天上从魁,临孟始酿,临仲已熟,临季则无。郇注云:竭枯,无也。此卜酒有无之大略也)。更将大吉加临处,支未临子得半壶(《入式》云:又视天上小吉临旺相之乡则有酒,临休囚之乡无酒。又以大吉加时,日上神见功曹魁罡为酒初熟,见神后、小吉有酒不多,只半壶。郇注云:青龙六合加日上,定有酒。若加木味酸,加火味苦,加土味甜,加金味辣,加水味淡)。
占渔猎得否
渔猎太冲为坐神,日来加午虎狼嗔。丑临生方当走失,伏昴空回不利人。支为鱼鸟干为网,干伤支吉获禽鳞。占时受克为多得,营室休加日与辰
《入式》云:以日干为渔猎人,以支辰为禽兽。若日上神有气,辰上神无气者,必获,反此不获。又伏吟课不得。又人行年上并日辰上神能制物类者必得。又以天罡加季必得,加孟不得。凡渔猎,日干加午不利,为离中虚也。宜卯为伤门有获。丑为生门,无得。若柔日伏吟、昴星,主兽伏藏不出。亥为营室,为开门,亦主兽得地而难获也。郇注:营室,登明也,为开门,若渔猎得此时,禽兽得其地而不获也。凡渔猎,干为网罟,又为人,支为禽为兽为鱼鳖,干克支可得,支克干不可得。若正时受克,必获多;支干相伤,获不多。欲知得何物,支上神论之。
占怪异
有怪惊人须决忧,三传神将辨其由,(看朱雀元武等)又看怪是何神类,三十六禽依次求。巳作天空水虫物,酉乘六合釜鸣鸠。戌并六合神惊犬,罡附螣蛇井沸流。太乙亥并蛇入厕,传送光明大吉牛。
郇注曰:凡占怪,先视螣蛇,次看月厌、大煞、直符,又凡螣蛇之阴神作生气旺相,必是活物;作死气休囚,必是死物。月厌,正月起戌逆十二。大煞,正戌二巳三午四未五寅六卯七辰八亥九子十丑十一申十二酉。直符,甲日巳,乙日辰,丙日卯,丁日寅,戊日丑,己日午,庚日未,辛日申,壬日酉,癸日戌。又天目煞,尤主怪异,春辰夏未秋戌冬丑是也。三十六禽者,分十二宫,再分旦时昼时墓时,凡占课寅至巳为旦,午至酉为昼,戌至丑为墓。且如寅日占,旦为豹,昼为虎,暮为狸是也。细具于后。
子旦燕,昼鼠,暮蝠。
丑旦牛,昼蟹,暮鳖。
寅旦豹,昼虎,暮狸。
卯旦貉,昼兔,暮狐。
辰旦龙,昼蛟,暮鱼。
巳旦蛇,昼蟮,暮蚓。
午旦马,昼鹿,暮獐。
未旦羊,昼鹰,暮雁。
申旦猿,昼猴,暮狖。
酉旦鸠,昼鸡,暮雉。
戌旦狼,昼犬,暮豺。
亥旦猪,昼貐,暮豕。
《入式》云:视正时三传中,有螣蛇则为怪,无则不为怪勿疑。视天上神后所加之神,与日辰相吉,不为祸,相克则为凶祸。占何物为怪,视神后所加地盘之神,所属五行决之,木主林花草木器为怪,金主金石器物,水主河伯水神、猪鼠为怪,火主神庙祠宇、神鬼为怪,土主家神、祖先、神鬼为怪。
占博戏
博戏三传吉将立(欲知胜负,但看吉将),两人俱课就年推(两人各视行年上吉将,即被人年上得凶将克此胜)。年上吉神虽主胜,克被凶神克也衰(郇注云:一人独占,只看三传有吉神财神,必胜。两人占,即看各人行年上神,我克彼,彼败;彼克我,我败。行年上有吉神良将,虽然可胜,若被凶神遥克,亦败)。三人以上皆详此(皆看行年上神也),同岁须明主客知(如二人同年,则看主客位也)。先呼为客后为主,客是干兮主是支。支干上下相残害,择其强者吉堪施。旺相龙常居主上,主当大胜获便宜(日为客,辰为主。日上见天乙、龙、常,又制辰上神者,客胜。支辰上见此者,主胜。◎此原注,伟堂据程鹏南本补入。又“支干上下相残害”四句,则据《通神集》改正。他本作六句云:“干支上下言凶吉,克彼之时便可为。对敌从何推胜负?即将年上定赢输。相克择其强者胜,龙常旺相并难呼。”又按郇注云:三人占依前例,看行年。若是同年人,须分彼此主客,先起者为客,后应者为主,以日干为客,支为主。若支克干主胜,干克支客胜。更乘吉将尤吉。《入式》云:又视博人在孤上坐者胜,在虚上坐者负。孤虚者,六甲旬中空为孤,孤之对冲者为虚)。






大六壬心镜卷八

兵占门
出军择日
择日天罡加月建,看其神覆可移军。岁对登明神后下(岁对,乃岁对日也),岁前头下酉兼申(乃岁对前日也)。河魁临处看天府,岁后仍须仰见寅。天仓大吉加堪用(《集头历》云:天仓,大吉下是。《广本历》云:天仓,正月起寅,二月丑,逆行十二辰是也),余外相逢不利人(《六壬兵机三十占》注云:凡择出军日,专以天罡加月建上,看传送从魁下为岁前,天魁下为天府,登明神后下为岁对,大吉下为天仓,功曹下为岁后,已上日辰并吉,再逢上下相生,尤吉。如太冲下为侠毕,天罡下为负冲,太乙下为折冲,胜光下为黾冲,小吉下为致死,己上日辰大凶,不可出军。再看上下相生犹吉,相克则凶。
《龙首经》云:春三月东方七宿为岁位,南方七宿为岁前,西方七宿为岁对,北方七宿为岁后。孟夏星张二星为负冲,季夏井鬼二星为掩冲,正月初春夏秋冬仿此。岁位、负冲、掩冲、折冲、岁前、侠毕皆凶,岁后、岁对、天仓、天府皆吉,日辰虽凶,不为害也。又云:常以天罡临月建大吉下二星为天仓,天魁下为天府,小吉下二星为致死,仲月无天府及为冲星,孟月无致死及折冲星,季月无天仓及为英星,天仓、天府举事德及三世,大吉。致死、负冲、掩冲、芒星,举事致死丧,大凶。
郑按:《通神》等书未集兵占,今以《兵机三十占》及《龙首经》等书校之,并节录其足解《心镜》者附各条之末。
伟堂按:《龙首经》此条本有阙文,此书本系予本,前岁得读孙渊如先生刊本。据云从《道藏》中录出。然阙文与予本同,不能校也。又按:徐公长于六壬而不长于选择,据其歌句,不过每月中以定执破危成收开七日吉耳。夫出军大事,破收二日讵可轻用耶?存而不论可也。)
不可用日
乙戊己辛壬五日,四仲相加九丑神。将军此日休出马,只恐难逃血染尘(此四句伟堂据《六壬大全》内兵占补入)。乙巳丙辰丁巳日,癸亥宜令莫出军(伟堂按:此四日何故不吉?及查《通书》始知为四不祥日也。故兵占内作“癸亥不祥莫陈兵”)。建寅逢六卯当七,累数加之是恶神(天乙绝气日,正月初六周到月初七,三月初八,周而复始。“天乙绝气日”一字,伟堂据程鹏南本补入)。每月四朝并十九,二十八行皆有迍(六穷日,每月初四、十九、二十八。此注亦据程鹏南本补入)。更有往亡须避忌,不忌前途恐害人(往亡,正寅二巳三申四亥五卯六午七酉八子九辰十未十一戌十二丑是也)。莫犯章光四绝日(孟月乙丑,仲月丙寅,季月甲子为章光四绝,亦名四穷。春庚辛、丙寅,季月甲乙亥,夏壬癸丙丁亥,秋甲乙辛丑,冬丙子、壬辰、癸亥),无用空亡五帝辰(甲戌、壬戌、己卯、乙卯、戊午、壬午、辛酉、丁巳、壬子是也)。
野宿安营
日晚行疲欲下营,支干逢墓不安宁(《神枢经》云:“怖不怖,看五墓。”谓干与支上见五墓也。《三十占》注云:日辰俱墓,夜必有贼,宜防之)。卯辰巳等宜防贼,兵书说此是三刑(《三十占》注云:神将内相遇三刑,夜必有贼兵至)。若见魁罡为恐怖,将兼蛇虎重遭惊。大吉临干宜急去,不逢斯将即欢停。
行择吉道
遇寇途中择路行,胜光为武休北征。见木传为忌申酉,庚辛南往不宜兵。玄武畏方为厄地,军帅须得会其情(《三十占》注云:此论专看元武所乘之神,如元武乘寅卯不宜往西方去,乘巳午不宜往北方去,乘辰戌不宜往东方去,乘亥子不宜往辰戌丑未方去,乘申酉不宜往南方去。假令庚辰日巳将申时,庚日以丑为贵人,落辰上,元武乘戌去坐丑上,如此时不宜往东方行,以木能克土也。或云:元武乃贼神,殊不知我先行军,却以我为元武,不宜受克也)。军行择法实多途,更以阴阳作范模。岁阳大吉来加上,阴岁还将小吉铺。丙壬之下为天道,甲庚之下是人居。惟此四方临处吉,其余方所是凶乎。(《三十占》注云:阳年大吉加太岁,阴年小吉加太岁,寻丙壬甲庚之方为天道,入居吉。甲在寅,庚在申,丙在巳,壬在亥。按:《龙首经》甲庚所临为天道,丙壬所临为人道)
察贼所在 并道恐逢贼,不测前后
闻贼未知其所在,加时春乙夏居丁。秋辛冬癸名天目,贼当其下伏其形(《百炼金》云:闻贼,以月将加时视天目所加之方,贼在其下,天目者,春辰夏未秋戌冬丑是也。乙即辰,丁即未,辛即戌,癸即丑。郑按:《三十占》以此四句题曰“天目察贼”,以下题曰“中途察贼”,分作两歌,可从)。途中前后疑逢寇,大吉加临知贼程(看大吉所居之处)。临于子午太冲下,如加辰戌伏登明。寅申定是居参宿,丑未必应藏轸星。卯酉河魁下潜伏,巳亥还于大吉停。兼刑旺相难冲击,设法抽军别路行。(《百炼金》云:注贼在处,或刑日辰,或旺相,不可攻击,当卜吉路而行也。《三十占》注云:假令庚子日寅将辰时占,以月将寅加辰顺行,冬癸丑为天目,临卯地,其贼必在正东伏藏人马是也。 又假如三月癸亥日酉将午时占,月将酉加午上,顺行,大吉在戌,其贼在登明之下潜伏是也。此时在途勾撞,登明之下必逢伏兵,须察其地旺相,抽军设法避之,其地休囚,出奇获之。在临时通变,则胜负可决矣)
疑贼前后
贼近我军推前后,加进占测用防奸(《百炼金》注云:出兵临敌,不知贼在前后,或阴雾夜间,不可不占也)。巳申子卯临支后,立在干头贼在前。干若临支冠当路,支若临干随我轩(此二句原本作“干若居之贼当睡,支若临之随我轩。”今伟堂据《大全》及程鹏南本改正。《百炼金》注云:日干加辰上,主贼在当道,急宜备之。辰加日上,主贼随我后来,急宜回营以待之)。干支若不临神占,前后俱无盗贼喧(《三十占》注云:占贼在我前后,看巳申子卯四神,若临干在我前,若临支在我后。四神不临干支,前后无贼也。如支干不相凌,亦无贼也)。
疑有伏兵
恐贼埋兵在要程,干支上决最通灵。子卯巳申来覆立,贼寇奸心布伏兵(《百炼金》注云:四神有一神加临干支者,即知敌冠有伏兵,宜严谨防之。四字不临,无伏兵也)。旺相带刑逢必战(《百炼金》注云:旺者,春占得卯,夏占得巳,秋占得申,冬占得子;相者,春巳秋子冬卯季申是也。刑者,子刑卯之类。旺而带刑,必战),休废空亡不敢征(《百炼金》注云:休者,春子夏卯冬申季巳。废即囚,春申夏子秋巳季卯。空亡,即甲子旬戌亥空之类。此故贼不敢来战)。干伤前伏支伤后(《百炼金》注云:支上神克干并干上神,为干受伤,伏兵在我前。干上神克支并支上神,为支上神为支受伤,兵在后),支干俱损莫冲惊(《百炼金》注云:若干上神克干,支上神克支,谓之支干受伤,前后俱有伏兵,固守吉,战则凶)
抽军避冠 我军数少,未得其便,是以避之
贼势凭凌我未强,抽军回避看天罡。系孟直须从右隐,仲季还宜向左藏。从魁太冲为胜地,天上甲加是好方。
闻贼来,必欲避在内宜右,在外宜左。月将加正时,如太冲从魁下凶,或避匿于旺方。如春莫行东方,余方准此。按:此原注与歌句不合,必有脱误。《三十占》注云:天罡加孟宜向右避之,加仲季宜向左避之。以月将加正时,从魁太冲为胜地,天罡加申是生方,酉卯二方吉,加申亦吉。 假令乙酉日申将巳时占,从魁临午,太冲临子,宜向子午二方避之,旺方亦吉,即四季之旺神方也。伟堂按:《百炼金》注云:如遇旺方不可往,春不宜东,余仿此。此又与《三十占》相反,当以此为是。
遥望人来不择善恶
遥望人来要测详,神后加临孟是良。加仲商人季奸恶(《三十占》注云:月将加时,神后落处断之。寅申巳亥良人,子午卯酉商客,辰戌丑未奸恶细作之人)。船宜仲位立天罡(有船来,天罡加仲常人,加季恶人,加孟吏人),若持刀棒干支看,亥子卯临为贼殃(亥子恶人,卯是冤仇,巳亦主贼也)。功曹传送魁罡吏,酉午其人欲匿藏(以日辰上见之)。或闻鼓噪喧哗动,亦用加时看闹方。合龙申未娼歌乐,勾陈刑斗虎兴丧。朱禽官吏天空学,太阴祠祷享神堂。
度关觇贼
觇贼行藏度彼关,行年岁月日冲难(人行年在太岁月建日辰冲彼下,不见去。将军使人同去亡。故曰视凶不凶,见彼干支上将相生旺相去即安。◎《三十占》注:专看年上神冲干上神,不可出。相生比合去。此论专看大将探听人行年上将,行年上神不可冲日干上神,又忌冲太岁与月建。如冲破,不可出关度彼境地。冲者,如子午之类是也。行年不论长少,只以寅上起一岁,假令甲寅年壬申月壬午时巳将,辰时壬课在亥,亥去见子,如将行年属午,此冲干不可去也。太岁是寅,如将行年是申,为冲太岁,亦不可去,余仿此)。日干将命休囚恶,旺相相生去即安(日辰上得登明、天罡、胜光,宜急去)。
恐贼来否
贼欲相凌切要知,游都作限用推之。游都甲己常居丑,乙庚在子丙辛箕。丁壬居巳言非谬,戊癸同申更不疑(逐日所在)。游都覆日今将至,前支一日在明期(游都加今日今日到,前辰明日到,三四皆仿此)。二三依次须防御,若临前四不侵围(加今日前四辰,贼已过不来也)。游都旺相支干畏,贼势凭凌难守持。游都合处喜降卒(相生为喜,不战而降),畏下难侵大战时(游都所畏之地,父子不相亲,中外不信也)。居在东南灾稍重(在东兵凶,在南贼有威),若临西北祸当微(西宜赏劳息兵,北宜御寇也)。不见游都视天乙,临处还如都将推。子辰巳未加今日,贼盗猖狂疾似飞(游都旺,相加囚死地贼胜。游都囚死加旺,相地贼败。勾陈克游都,贼亦败,不克未败也)。
闻贼去未审
传闻贼去尚疑奸,专寻斗罡系处占看。加孟未行加仲发,加季须知向远山。大吉临干将出界,未临犹自驻吾关(《百炼金》注云:大吉临干,主贼界,不复论天罡矣)。
突围出去
遇贼兵围不要忙,加时出路望天罡(《百炼金》注:太公曰:“兵围千重,斗到必通。”以月将加时,寻天罡下,一突而出。若天罡方无路出,可出当寻三宫时矣)。若值绛宫申酉地,明堂时往太冲方。玉堂直突天魁下,利若锋芒入极张(此四道,择其稳者便出。《百炼金》注:以月将加正时,若亥临四仲为绛宫,宜向天上申酉下出。子临四仲为明堂,宜向天盘卯方出。丑临四仲为玉堂,宜向天盘戌方出也)。日辰上将相生吉,相克如今有损伤(《百炼金》注曰:伤不伤,视阴阳。若被兵围,日辰上将神相生者吉,若神将克战,又制日辰,必损伤,用兵者宜审之)。
今日战敌
两军相守已经时,今辰忧战始占之。勾陈克日刑冲斗,不克无刑各守持(《经》曰:“斗不斗,刑相凑;杀不杀,刑相压。”谓勾陈与刑并也。如子日卯为勾陈是也。《百炼金》注:勾陈乘神克日辰,又逢刑冲日辰者,主战否则不战)。大吉小吉居支干上,两军俱解固疆围(《百炼金》注:大吉小吉二神,有一神加干支上,主两军俱解,不战也)。斗罡加孟须坚守,加仲相伤彼此疲。加季出兵攻击好得胜。名之是顺机(勾陈所临之处,上下相克亦战,与刑同归亦战。假令子日,仍作勾陈上是也)。
欲战审刑害
六害来加年命上,此时攻战自遭刑。假使将军年在酉,天魁立酉败纵横(酉戌六害,子未、丑午、寅巳、卯辰、申亥,并相害也。经曰:败不败,视申亥并相害也,经曰:败六害。若主客论之,忌害气加日辰。若论上将,拟往攻战,年命上忌之。假令甲午日丑加甲,不利客也。丑加午不利主也。乙丑日午加丑,不利主,午加乙不利客,余仿此)。白虎若临输更甚,日辰还忌切须明。战雄用起春寅胜,夏巳秋申冬亥赢。冲破为雌值凶恶,此术标题《龙首经》(《百炼金》注:雄者,乃是春寅,夏巳,秋申,冬亥是也。其法专分主客。雄临干客胜,临支主胜。雌者,春申,夏亥,秋寅,冬巳是也,雌临干客败,临支主败)。
定胜负
两军相战谁当胜?主客先后看日辰。先起为客后为主,上将明之不陷军。干害支兼上克下(害亦克也),利客反斯宜主人(下克上,支害干,宜主。《百炼金》注:干克支利客,宜先起兵,用得上克下亦然。若支克干,下贼上,是为反斯,宜主人,宜后起兵胜)。本将行年宜制虎,不然须见克勾陈。无此即须勾克武(勾陈克元武,或刑克并主胜),勾陈利克贼方神(勾陈所乘神利克贼方上神即胜,反此不能胜也)。贼方之上勾陈立,天乙遥能制下辰(贼所居方上神见勾陈太乙,假令丙丁乙遥克勾陈之下神敌降,日贼贼居午地,正月寅时太冲作勾陈在午上,是贼方之上,勾陈立登明为天乙遥克午,是天乙遥克能遥制勾陈下神煞,更详于日辰相救,余仿此。按此小注多脱误)。遇此敌降天灭寇,佑我行师得大勋(《三十占》注:假令丙申日午将酉时占,贼在卯方,主将行年在巳,寅加巳,巳加申,为干害支,兼上克下,宜客先举兵。寅加巳,是主将行年,辰加未为白虎,巳火制申金,主将行年制虎,辰上是丑土,巳上寅木制土神,是克勾陈也。贼方卯上见子水,而辰土遥制之,是克贼方之上神也。
郑体功先生云:《兵占一十六歌》皆与《六壬兵机三十占》言语同,予先未知《三十占》谁人所撰,逮五月初十日,途遇吕友汉枫云:‘《三十占》又名《百炼金》,崇正间人浙江查之炜撰,其序云:“本《心镜》兵占而自注之。”而三十占内,又有《渡河涉水》、《觅水求粮》、《藏形遁迹》三歌,亦兵家所需,今掇而附之,备一格以别《心镜》原文也)。
渡河涉水
天河覆井渡河惊,水用寻罡水道通。支伤水涌前难渡,支吉不逢龙日亨
其法专看天盘辰未卯子为天河,若天盘四字加临地盘子卯辰未,名曰天河覆井。此时渡河主沉溺。如值水在周围,看天罡加处为水道。如罡加孟勿前行,加仲勿中行,加季勿后行。又法,六壬以日干为陆路,日支为水路。若支不受克,宜水路行。又看丙子、癸丑、癸未三日为触水龙日,不可行船渡河。假令丁亥日巳将寅时,天盘未字为天河临地盘辰上,名天河覆井,不宜出兵、渡河,余仿此。
觅水求粮
丑为粮草未为泉,卯未之间水道全。饥渴有时难共饮,将军且算莫愁颜
此论专看天盘上未卯丑三字为水泉。以丑为粮草,以卯为水道。若天盘丑字落处就从筭(suàn)往丑处进三百步,即见粮草。假令甲子日戌将卯时,未加子上,往北行三百步有井泉。卯加申上,西南三百步有水道。丑加午上,正南三百步有粮草。
藏形遁迹
紫房华盖可藏兵,卯木从魁莫自惊。月将加时投此处,自然遁迹却成功
此论专看天盘上子丑卯酉四处,如有事或藏兵于山林沟壑,自然掩袭,必获全胜。假令丙寅日午将辰时,子加戌,宜西北方藏百人,卯加丑,东北方藏千人,酉加未,西南方藏万人,此法不拘多少,可隐藏也。
六十花甲纳音
甲子乙丑海中金,丙寅丁卯炉中火。
戊辰己巳大林木,庚午辛未路傍土。
壬申癸酉剑锋金,甲戌乙亥山头火。
丙子丁丑涧下水,戊寅己卯城头土。
庚辰辛巳白蜡金(即铅锡也),壬午癸未杨柳木。
甲申乙酉泉中水,丙戌丁亥屋上土。
戊子己丑霹雳火,庚寅辛卯松柏木。
壬辰癸巳长流水,甲午乙未沙中金。
丙申丁酉山下火,戊戌己亥平地木。
庚子辛丑壁上土,壬寅癸卯金箔金。
甲辰乙巳覆灯火,丙午丁未天河水。
戊申己酉大驿土,庚戌辛亥钗钏金。
壬子癸丑桑柘木,甲寅乙卯大溪水。
丙辰丁巳沙中土,戊午己未天上火。
庚申辛酉石榴木,壬戌癸亥大亥水。
郑按:杂将门,乙丑金,乙亥火,辛未土,癸酉金等,此纳音法也。又按《集要》有纳音鬼之法云:“凡干鬼为长上灾,纳音鬼为子孙灾。假令甲子乙丑日占,申酉为干鬼,海中金为纳音鬼,临支发用方的。否则不论。”是可见古人原有纳音之用,而今多不知之,今附纳音歌诀,以便学者。

大六壬心镜卷终


395


版 權 屬 術 數 縱 橫 所 有
窮達皆由命 何勞發歎聲 但知行好事 莫要問前程 冬去冰須泮 春來草自生 請君觀此理 天道甚分明[/color]
頂部
術數縱橫十五週年紀念
steven5423
貴賓
Rank: 4Rank: 4
貴賓


特殊徽章 卓越徽章 長期服務徽章 紀念徽章 六週年紀念徽章
UID 2789
精華 0
積分 2951
帖子 2910
威望 6 級
現金 714910 美元
存款 2147483647 美元
閱讀權限 50
註冊 2004-5-10
狀態 該用戶目前離線中
發表於 2004-10-22 12:04 AM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真正的完整版《大六壬心镜》,按照古本打印。





版 權 屬 術 數 縱 橫 所 有
頂部
歷史對京房先師貢獻的忽視
阿燕
士兵




UID 18509
精華 0
積分 9
帖子 9
威望 0 級
現金 5100 美元
存款 0 美元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04-9-30
狀態 該用戶目前離線中
發表於 2004-10-22 01:13 AM  資料 短消息 
真正的完整版《大六壬心镜》,按照古本打印。

好好学习




版 權 屬 術 數 縱 橫 所 有
頂部
術數縱橫十五週年紀念
fremder
貴賓
Rank: 4Rank: 4
貴賓



UID 2168
精華 0
積分 235
帖子 230
威望 5 級
現金 68680 美元
存款 480565 美元
閱讀權限 50
註冊 2004-2-18
來自 山水異鄉
狀態 該用戶目前離線中
發表於 2004-10-22 01:14 AM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真正的完整版《大六壬心镜》,按照古本打印。

路過的﹐出於好奇﹗




版 權 屬 術 數 縱 橫 所 有
頂部
術數縱橫十五週年紀念
stevie
貴賓
Rank: 4Rank: 4
貴賓


紀念徽章 六週年紀念徽章 七週年紀念徽章 八週年紀念徽章 九週年紀念徽章 一週年紀念徽章 二週年紀念徽章 三週年紀念徽章 四週年紀念徽章 五週年紀念徽章 十週年紀念徽章 十一週年紀念徽章 十二週年紀念徽章
UID 2790
精華 0
積分 697
帖子 651
威望 5 級
現金 2147483647 美元
存款 2147483647 美元
閱讀權限 50
註冊 2004-3-5
狀態 該用戶目前在線中
發表於 2004-10-22 02:43 AM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真正的完整版《大六壬心镜》,按照古本打印。





版 權 屬 術 數 縱 橫 所 有
頂部
歷史對京房先師貢獻的忽視
patton
副壇主--少將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行政總監


卓越徽章 榮譽徽章 公益徽章 英勇徽章 長期服務徽章 大紫荊徽章 民族英雄徽章 六週年紀念徽章 七週年紀念徽章 八週年紀念徽章 九週年紀念徽章 一週年紀念徽章 二週年紀念徽章 三週年紀念徽章 四週年紀念徽章 五週年紀念徽章 十週年紀念徽章 十一週年紀念徽章 十二週年紀念徽章 十三週年紀念徽章 十四週年紀念徽章 十五週年紀念徽章
UID 2630
精華 33
積分 10550
帖子 6745
威望 13 級
現金 2147470433 美元
存款 2147483647 美元
閱讀權限 102
註冊 2004-2-4
來自 術數縱橫
狀態 該用戶目前離線中
發表於 2004-10-22 02:47 AM  資料 主頁 個人空間 短消息  QQ Yahoo!
真正的完整版《大六壬心镜》,按照古本打印。





版 權 屬 術 數 縱 橫 所 有

QQ:1840449851
頂部
術數縱橫十五週年紀念
carjam
貴賓
Rank: 4Rank: 4
貴賓


UID 1999
精華 0
積分 763
帖子 752
威望 4 級
現金 15170 美元
存款 963346 美元
閱讀權限 50
註冊 2004-2-10
來自 香港
狀態 該用戶目前離線中
發表於 2004-10-22 02:51 AM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真正的完整版《大六壬心镜》,按照古本打印。





版 權 屬 術 數 縱 橫 所 有
[fly][b][color=green][size=4]無有有無[/size][/color][/b][/fly]
頂部
歷史對京房先師貢獻的忽視
癸海
貴賓
Rank: 4Rank: 4
榮譽顧問


榮譽徽章 長期服務徽章 大紫荊徽章
UID 5807
精華 5
積分 12093
帖子 12176
威望 5 級
現金 777563 美元
存款 61388888 美元
閱讀權限 50
註冊 2004-7-20
來自 台灣台北
狀態 該用戶目前離線中
發表於 2004-10-22 05:18 AM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真正的完整版《大六壬心镜》,按照古本打印。

thanks,,,^_^




版 權 屬 術 數 縱 橫 所 有
☆___網 站___☆
●○ 癸 海 ,,, 字_谷 子 ○●
頂部
歷史對京房先師貢獻的忽視
HAU
區版主--上校
Rank: 7Rank: 7Rank: 7
【道論】版版主



金紫荊徽章 卓越徽章 榮譽徽章 英勇徽章 長期服務徽章 民族英雄徽章
UID 2224
精華 11
積分 2377
帖子 2209
威望 12 級
現金 2147416449 美元
存款 2147483647 美元
閱讀權限 100
註冊 2004-5-9
來自 術數縱橫
狀態 該用戶目前離線中
發表於 2004-10-22 05:21 AM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真正的完整版《大六壬心镜》,按照古本打印。





版 權 屬 術 數 縱 橫 所 有
學道之人。骨宜剛。氣宜柔。志宜大。膽宜小。心宜虛。言宜實。慧宜增。福宜惜。慮宜遠。思宜近。事上宜虔。接下宜謙。處同輩宜退讓。得意勿恣意奢侈。失意勿抑鬱失措。作福莫如惜福。悔過莫如寡過。
頂部
術數縱橫十五週年紀念
lingzhiyu
貴賓
Rank: 4Rank: 4
貴賓



UID 2467
精華 1
積分 330
帖子 314
威望 3 級
現金 9897 美元
存款 260845 美元
閱讀權限 50
註冊 2004-7-26
狀態 該用戶目前離線中
發表於 2004-10-22 06:10 AM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真正的完整版《大六壬心镜》,按照古本打印。

hao




版 權 屬 術 數 縱 橫 所 有
頂部
歷史對京房先師貢獻的忽視
suiyi
貴賓
Rank: 4Rank: 4
貴賓



卓越徽章
UID 2795
精華 0
積分 123
帖子 122
威望 3 級
現金 88 美元
存款 2147483600 美元
閱讀權限 50
註冊 2004-4-8
來自 中国 北京
狀態 該用戶目前離線中
發表於 2004-10-22 06:23 AM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真正的完整版《大六壬心镜》,按照古本打印。

仁兄辛苦了。




版 權 屬 術 數 縱 橫 所 有
頂部
術數縱橫十五週年紀念
Alex
准尉
Rank: 2Rank: 2


UID 1888
精華 0
積分 745
帖子 744
威望 1 級
現金 54707 美元
存款 3601587 美元
閱讀權限 50
註冊 2004-2-17
來自 香港
狀態 該用戶目前離線中
發表於 2004-10-22 07:05 AM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真正的完整版《大六壬心镜》,按照古本打印。





版 權 屬 術 數 縱 橫 所 有
頂部
術數縱橫十五週年紀念
leeccy
貴賓
Rank: 4Rank: 4
貴賓



UID 2437
精華 0
積分 403
帖子 406
威望 5 級
現金 2147209434 美元
存款 2147483647 美元
閱讀權限 50
註冊 2004-3-14
狀態 該用戶目前離線中
發表於 2004-10-22 07:30 AM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真正的完整版《大六壬心镜》,按照古本打印。

Reply




版 權 屬 術 數 縱 橫 所 有
頂部
歷史對京房先師貢獻的忽視
gdwin
中仕
Rank: 1



UID 2180
精華 2
積分 56
帖子 36
威望 0 級
現金 5200 美元
存款 0 美元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4-4-25
狀態 該用戶目前離線中
發表於 2004-10-22 07:33 AM  資料 短消息 
真正的完整版《大六壬心镜》,按照古本打印。

ok




版 權 屬 術 數 縱 橫 所 有
頂部
歷史對京房先師貢獻的忽視
ambition
貴賓
Rank: 4Rank: 4
貴賓



UID 1899
精華 0
積分 252
帖子 252
威望 4 級
現金 17272 美元
存款 25252 美元
閱讀權限 50
註冊 2004-3-4
狀態 該用戶目前離線中
發表於 2004-10-22 07:43 AM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真正的完整版《大六壬心镜》,按照古本打印。





版 權 屬 術 數 縱 橫 所 有
頂部
術數縱橫十五週年紀念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9-6-26 06:12 PM
本論壇為免費論壇,所有言論均屬發言者個人意見,又所有人仕之商業活動,均與 術數縱橫 無關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67272 second(s), 7 queries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術數縱橫 - Archiver